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云南白药一役浮亏近百亿,“国资炒手”陈发树如何善罢甘休?

云南白药最大的控股股东白药控股开始了拟整体上市的计划,这似乎给近期云南白药节节败退的股价带来了转机。花费8年时间,赌上全部身家成为第一大股东的陈发树能否全身而退引起各界关注。考虑目前大额浮亏的状态,陈发树促动白药整体混改之后的后续动作,才更为牵动人心。

标签: 云南白药 上市公司 股权争夺

9月19日,云南白药公布了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其接到最大控股股东云南白药控股公司的通知,拟进行整体上市,并拟由公司吸收合并白药控股。公司即日起开始停牌筹划重组方案。


云南白药作为一家老牌的中药上市公司,自2012年起已实现全部流通,从股本结构看,最大股东白药控股持股比例达41.52%。作为本次整体上市的母公司,白药控股可以说国企混合制改革的典范。


2016年12月29日,白药控股对外公布,拟通过增资方式引入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后者以254亿元的巨资增资白药控股,实现50%的持股比例,另一半的股份则属于云南省国资委,自此迈出了国企混改的第一步。


此后,在混改浪潮的推动下,江苏鱼跃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也参与进来,并持有白药控股10%的股份,至此,白药控股的股权结构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云南省国资委持股45%,新华都持股45%,鱼跃科技持股10%。


但从云南白药十大流通股东显示的数据看,新华都通过二级市场持有云南白药股份3.39%,而新华都实际控制人陈树发持股0.86%,这样看,真正的第一大股东应该是新华都。


福建省前首富


说起新华都,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就是陈发树。陈发树对多数来说并不陌生,曾是福建省首富,白手起家,持股数家上市公司,曾在紫金矿业中成功套现27亿,一鸣惊人。但为人却十分低调,而他与云南白药的恩怨情仇始于2009年。


当时,陈发树看中云南白药的品牌影响力、丰富的外部资源以及无形资产的高价值,意图购买云南白药二股东红塔集团将其所持的12.32%股权,在签完转让协议后,一次性将22亿元打入红塔集团账下,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结果股权一直没能过户。之后便有了那场举国瞩目、长达5年的官司。


注定失败的官司


当时,身边的人都劝陈发树放弃股权,对方是国资委,不要以卵击石,但是陈发树对此却十分执着,前后接触了30多家知名律师事务所,并亲自确定诉讼代理人。同时陈发树还寻遍刑法权威,试图找出打赢这场官司的方法,前后花去了约1700万人民币。


毫无悬念,法庭最终以“国有资产流失为由”一审判陈发树败诉,二审还是败诉。究其原因,一是两者之间势不均等,陈发树虽然财力雄厚,但是相比国字背景的央企还是势单力薄。二是当时云南白药的股价已经处于高位,如果按当时的股价算,陈发树的22亿投资,如果转让成功的话,将超过50亿,“国有资产流失”这一说法才由此而来。输掉官司的陈发树最后仅仅拿回了本息。


但陈发树并没有轻易放弃,既然对方不卖给自己,那就直接在二级市场买,甚至买进了前十大股东。据2015年中报显示,陈发树全年共增持云南白药约4039.47万股,先后投入资金约26亿元。但这点持股比例显然不能满足胃口,2016年借助国家大力发展混合制经济的契机,陈发树再度现身云南白药的股权大战,并成功地以254亿元实现50%的控股。


国有股转让老手,陈发树或再启运作之路


如果说陈发树想要长线投资云南白药,为何不直接购买股票,而要费这么大劲去控股呢?从陈发树本人以往的战绩看,绝对是国有股转让的老手,除了紫金矿业,还有青岛啤酒、武夷山旅游等,都获利颇丰,但是从这次控股白药控股的决心看,显然和以往有所不同,对于能够在决策层面获得主动权似乎更加渴望。


陈发树入主后不久,就对白药控股的人员安排做了大刀阔斧的调整,2017年4月24日,白药控股的董事全部变更,白药控股的原董事会成员为三名,分别是彭良波、潘以文、王明辉;变更后为纳鹏杰、王建华、汪戎、陈春花。2018年7月23日,王建华又因个人原因,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请求辞去在公司担任的相关职务。陈发树成为新华都集团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


短期看,新华都累计254亿的投资不会在短期被兑现。云南白药股价一泻千里,从2018年5月28号的118.55元一路下跌,最低至68.85元,累计最大跌幅超40%,市值大幅缩水。当时陈发树以254亿元间接取得了云南白药20.76%的股份,这意味着陈树发买入时认可了云南白药约1200亿的市值,而现在的市值仅731亿。


数据显示,云南白药上半年营业收入129.7亿,同比增长8.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3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5.65亿元净增0.68亿元,增幅为4.35%;扣非净利润14.2亿,较去年同期的14.4亿下滑1.21%。净利润增长明显滞后营收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云南白药股价下跌的同时又遭遇股东连续减持,8月27日中国平安宣布将减持云南白药不超过1%的股份,9月15日,云南合和也公告减持占云南白药总股本比例不超过 1%的股份。


陈发树历来的收购,也似乎以财务投资为主,企业间协同效应和战略意图缺失,新华都便是现实例。


新华都主要从事大卖场、综合超市及百货的连锁经营,两者共鸣太少,2018年中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为34.3亿元,同比增长0.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1万元,同比下降83.23%。基本每股收益0.01元。


那么如果要想全身而退,通过控股上市公司,进行资本运作,实现白药控股的整体上市,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整体上市也许只是大戏的序幕。


2017年,陈发树对白药控股的收购尘埃落定之后,陈发树本人曾表示,为了这笔交易,他几乎变卖或抵押了自己名下所有的资产。据说又是质押新华都股权,又是卖掉千亩优质土地。从公布的数据看,胡润2017全球富豪榜上,陈发树的个人财富约为250亿,而这笔254亿的交易已经超过了他的全部身价。对陈发树来讲,是一场输不起的战役。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