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股神”上海莱士玩砸了!今年炒股要亏超14个亿?

上市公司炒股并不新鲜,但主动认栽的不多。9月25日,上海莱士公告提前终止持盈7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实现收益-2.65亿元;曾经的“股神”为何频频折戟?频繁并购的背后,究竟处于何种目的?大股东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全身而退?

标签: 上海莱士 上市公司 A股

9月25日,上海莱士发布公告称,基于对二级市场不确定性因素的考虑,公司决定提前终止陕国投·持盈7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据悉,截至2018年9月21日,持盈78号已按相关合同规定实现信托计划资产全部变现,累计实现投资收益约为-2.65亿元。


上海莱士是三千余家A股公司中,为数不多为人津津乐道的“股神”公司。2017年11月21日,上海莱士使用2.50亿元自有闲置资金参与认购持盈78号部分份额,持盈78号信托计划规模总额为人民币5.00亿元,上海莱士认购其中的2.50亿元。一共只买了2.5亿元,为何亏损还超过了本金?原来持盈78号自去年11月通过大宗交易买入万丰奥威后,股价多次触及止损线,公司没有选择及时止损,而是越跌越买,这才导致浮亏不断增大。


事实上,上海莱士今年以来在炒股这条路上的亏损远不止这些,今年一季度公告显示,公司当时在“炒股”上浮亏8.98亿元,导致一季度净利润为负。而根据半年报的显示,上海莱士“炒股”导致的亏损已经扩大至近14亿元。从市况观之,莱士三季度的炒股表现,难言乐观。


从上海莱士今年的炒股表现看,似乎与一般韭菜无异,但谁都不会想到它曾经可是“炒股高手”,当年还被市场被奉为 “股神”。作为血液制品龙头企业,上海莱士是如何从初始的几十亿规模的小市值进军千亿级阵营?又为何不务正业,热衷于炒股呢?


背靠牛市 成就“股神”


2014年,华夏大地牛抬头,捕捉到资本市场机遇的上海莱士,在2015年年头加入了浩浩荡荡的韭菜大军。


2015年1月22日,上海莱士通过大宗交易以26.10元/股的均价,耗资近5亿接盘万丰奥威 ,之后股价经历起伏,2016年2-3月,上海莱士通过二级市场再度精准低吸,增持了万丰奥威232.52万股,耗资6504.5万元。同年10月,上海莱士通过大宗交易一次性获利了结,共盈利6.68亿元。之后通过类似的操盘方式,上海莱士直接或间接买入了富春环保和兴源环境,均获利颇丰。据悉,仅2016年,这三只股票为上海莱士带来了12亿元的投资收益。


公告显示,公司于2015年1月宣布拟使用最高不超过10亿元用于风险投资,使用期限为2年;2016年2月,公司将投资上限提升至40亿元。使用期限由原2年调整为自2016年2月22日起3年。看来公司在炒股上尝到了甜头后,便开始不断加码。


上海莱士入市才两年,就已经让市场领教到了“股神”的威力。


炒股高手 也是并购高手


上海莱士自2008年上市以来,业绩和营业额稳步增长的同时,股价一直波澜不惊,而直到2013年开始,上海莱士出现量价齐升的局面,与之相对应的是上市公司层面的业绩猛增与频繁的资本运作大手笔。


2013年5月,上海莱士拟以5300万美元购买区域性血制品龙头泰邦生物9.9%的股份,之后由于股份权属上的瑕疵,导致收购失败。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上海莱士并购的脚步,2013年7月,公司重启对泰邦生物的收购。当时邦和药业控股了位于湖南省醴陵市和广西上林县的2家浆站,年投浆量为116吨。这对于上海莱士扩大血浆体量、提高市场占有率来说具有重要意义。2014年1月,上海莱士最终以18亿的估值完成了交割。


2014年12月到2016年11月,上海莱士以53亿元的对价成功收购安徽同路生物,当时同路生物在体量上明显要比邦和药业更大一个级别,截止2013年,同路生旗下已控股了14家单采血浆站,投浆量为267吨,这样的规模几乎与上海莱士相当,大幅提高了上海莱士的市场占有率。


2016年,上海莱士在半年报中披露,股东科瑞天诚及莱士中国通过香港子公司天诚国际与贝恩资本和英国卫生部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全现金的方式收购其持有的Naga UK TopCo Limited(即BPL母公司)100%股权。BPL是英国的一家国家级血制品研究机构,在美国拥有34家浆站,2015年采浆量高达1899吨。这次并购成功奠定了上海莱士在行业中的龙头地位。


并购期间,上海莱士股价从2013年7月的2.78元上涨开始上涨,于2015年最高冲到26.59,达到千亿市值。市盈率也一度高达200倍。更不可思议的是,当2015年6月,大盘越过顶点开始慢慢熊市的时候,上海莱士只是象征性的回调了一下,之后继续上攻,并创新高,市场的全面崩溃似乎与它毫不相干。


表面上看,上海莱士能够从一家几十亿规模的小市值公司成长为千亿级别的大白马,与频繁并购带来的净利润飞速增长密不可分。但是股价完全脱离业绩增速、以及完全独立于市场的走势,不禁让人怀疑背后是否有资本推手助力?


控股股东或是幕后推手


上海莱士血液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8年,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血液制品大型生产企业,初期是由上海市血液中心下属的血制品输血器材经营公司与美国莱士共同发起设立。2007年3月,公司转制为股份制有限公司,由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与莱士中国有限公司持股50%。


科瑞天诚是科瑞集团的子公司,成立于2002年,实际控制人是郑跃文,其毕业于东北大学的金融学专业,后取得博士学位。另一位大股东莱士中国,背后实控人是一位美籍越南人黄凯,1998年10月,黄凯通过美国莱士,与上海市血液中心血制品输血器材经营公司合资成立上海莱士血制品有限公司。


上海莱士所有股份已经全部流通,从目前的十大股东看,第一大股东科瑞天城持股32.07%,第二大股东中国莱士持股30.34%,从历史数据看,这两大股东从成立之初一直伴随上海莱士至今,尚未出现过减持行为,是流通盘里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据悉,科瑞天诚实控人郑跃文是一位资本运作的高手,曾于1992年与人合伙以5万元注册创办了南昌科瑞集团,后通过在南昌发起房地产投资债券,募得第一桶金,合计1000多万元。此后,郑跃文一路坚持通过资本运作获利。上海莱士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6月,上海莱士对外公告称,拟与同方股份筹划两家上市公司的换股合并。一时引起舆论一片哗然。上海莱士在股价到达高位以后,似乎开始寻找新的接盘者,可惜最终合并方案被教育部叫停。但从这次的方案中,可以看出,控股股东似乎并不关乎上市公司的龙头地位以及行业的稀缺性,套现才是当下最关注的问题。


换股方案失败后,上海莱士于2017年9月21日复牌,令人意外的是,股价不跌反涨,并放出大量,不得不怀疑背后有大量资金支持其资本运作后续。


大股东并未放弃努力,2018年2月22日,上海莱士再度停牌,开始新的资产重组方案,至今已有7个多月,但始终没有进展。


目前上海莱士在二级市场的流动性正在遭遇危机,平均换手低于0.1%,可能导致两大股东巨大的账面利润无法兑现。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