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吴秀波价值投资变成韭菜,当代东方连番暴雷讳莫如深

富凯财经17492509/30 14:59

中报业绩暴涨360%,却引发了十个跌停,当代东方的知情人看到了惊恐万状的一幕。

标签: 价值投资 当代东方 跌停

来源: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


近期,吴秀波“形象坠落”事件引发轩然大波,更牵扯出他的投资踪迹,细细扒开让人不忍直视。


据了解,2015年吴秀波便以10.8元/股的价格认购当代东方,但股价走势却极具戏剧化:8月份经历了连续十日跌停!


吴秀波当时认购了138万股,截至9月29日收盘,当代东方报7.14元/股,以三年前10.8元/股成本计算,吴秀波这笔投资浮亏505万元!


尚且不论吴秀波的绯闻,他本人投资的这家公司问题重重。


股价遭遇十日跌停,股东质押达到“极致”


当代东方现为传媒板块公司,原名是大同水泥有限公司,1997年1月份登陆A股。现经营范围包括影视、电视专题、电视综艺、动画故事节目的策划、制作、发行。


换言之,当代东方从水泥行业跨界到了影视行业。


实际上,当代东方背后的实控人是厦门的“当代系”,十大股东中包括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鹰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厦门旭熙投资有限公司、厦门长航联合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先锋亚太投资有限公司、厦门华鑫丰广告有限公司。


然而,当代东方早已出现问题征兆。2017年年报显示,上述重要股东已经质押了100%的股权。


更为严重的是:今年8月9日晚,当代东方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厦门当代文化被司法冻结,冻结股数为400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2.28%,占公司总股本的0.51%。


但当代东方的后续表态更让人摸不着头脑,“司法冻结事项与其所持公司股权质押无关。”


上述公告发布之时正值当代东方的连续跌停!


2018年半年报中最新股东质押情况,十大股东中五个股东质押比例达到100%。


令人触目惊心!


业绩暴涨360%,市场强烈看空


市场看空当代东方有多方面考虑,也极为复杂。


2018年中报显示,当代东方营业收入5.07亿元,同比增长25.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4亿元,同比增长360.04%。基本每股收益0.1439元。


净利润增速在传媒类上市公司可谓神速。


2017年,当代东方净利润同比增速均不理想,二季度和三季度净利润只有区区2000多万元。


但仔细翻查数据,今年上半年营收总额还不及去年四季度,净利润也与去年四季度基本持平。


更关键的问题:业绩较为合理,但为何市场却强烈看空。


我们来复盘今年股价走势:1月2日-5月21日,股价涨幅高达54.86%,振幅为81.46%,换手率117.85。可见,股价走势符合业绩基本面,成交活跃。


5月22日股价跌停,随后停牌。给出的理由是:拟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以下简称“本次发行”),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将用于公司新建、收购影院以及购买优质影视剧版权项目。


当时停牌公告说道,“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但复牌时,已经是8月2日,随即便拉开十日连续跌停行情,停牌前股价18.34元/股,复牌后不到两个月股价已跌至7.14元/股,总市值仅剩下56.21亿元。


首创证券分析师李甜露指出,业绩高增长难掩当代东方业绩质量中的水分,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已连续四年为负。此外,由于前期并购频繁,当代东方仍具有很大的商誉减值压力。


大股东丑闻缠身,公司深陷多宗纠纷


当代东方背后“当代系”老板叫王春芳。关于她与“当代系”的负面评论数不胜数,比如“老赖”、“踩雷P2P”、“质押爆仓”······


调查发现,能够较为确定的纠纷包括:“当代系”牵涉与日出东方的控股子公司帅康电器发生了理财合同纠纷。


事情原委是:帅康电器购买了中云公司的 “中云一号”私募基金,“当代系”旗下公司在2017年与中云公司签订过财务顾问协议。中云1号基金要对一家叫东兴公司进行增资,而“当代系”旗下公司承诺对中云1号基金持有的东兴公司的股权进行无条件回购。


然而,到了私募基金兑付日期,帅康电器的投资却打了水漂,多次催款无果。最后,起诉了债务承担人当代文化,直接影响到了当代东方。事情发生之时,正值当代东方停牌。


祸不单行,恰恰就在当代东方身陷囹圄之时,这家公司在7月底突然抛出了“更换控制人”的把戏。


公告称,当代东方控股股东的股东单位厦门当代控股集团与山东高速投资控股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山东高速投资对当代东方进行股权投资(不超过29.99%股份),成为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


最为蹊跷的是,这则“突如其来”的公告没有提及这场交易的原因、价格、方式等重要细节。


当然,这场控制人变更还没有最终落锤,要等待山东高速主管山东国资委的最终拍板。


根据企查查,当代东方存在151条关联公司风险。


比如:该公司投资的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这家公司在多宗法律纠纷中担任被告,全部涉及著作许可权纠纷。


值得注意的是,吴秀波与当代东方参与制作的《大军师司马懿》至少涉及5宗刑事和民事案件,涉及收益分配和财务状况混乱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