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万亿天弘基金踩雷私募债,违约背后隐现房企花样年!

管理万亿资产的天弘基金被曝出旗下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净值被砍,疑似其投资私募债“发生重大兑付不确定性”,而除“货基霸主”的天弘基金旗下子公司涉事其中,2020年将冲击1000亿合约销售规模的房企花样年似乎也与之有莫大关联,其让人不免有些不寒而栗。

标签: 天弘基金 私募债 花样年控股

9月27日,天弘基金旗下子公司一款产品被曝光可兑付净值突然遭到下调,原因则是资管计划投资私募债疑似出现“重大兑付不确定性”,而该基金管理人,疑似涉及港股房企花样年。


天弘此次发生兑付危机的资管计划名为“安进25期耀之专享2号”,而这款资管计划背后的基金管理人,正是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耀之大股东为港股上市房企花样年控股。


今年以来,债务违约的事件并不鲜见。据不完全统计,今年前四个月的债务违约金额,已超过2017全年的违约金额。而这一次,发生债务违约的是“货基霸主”的天弘基金旗下子公司,涉事的又包括2020年将冲击1000亿合约销售规模的房企花样年,让人不免有些不寒而栗。


万亿基金踩雷私募债


9月27日,天弘借助客户渠道发布公告,曾经名为天弘基金“耀之债2期”的基金,更改名字成为“安进25期耀之专享2”,并且每份净值突然下调为0.8223元——只有82%的基金市值可申请赎回。


天弘基金方面称,天弘也是在9月25日才得知上述消息,天弘只是发行人,具体管理人是上海耀之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耀之”)。在兑付出现问题后,天弘基金采用了侧袋估值法,将不良资产装入一个资产包,所以造成可赎回净值下调。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显示,安进25期耀之专享2期的全名为“天弘基金安进25期耀之债期对冲资产管理计划”,成立于2016年3月10日。这款基金的基金管理人为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耀之”),托管人名称为招商银行,天弘基金子公司天弘创业则担任“顾问管理”的角色。



根据客户提供资料,该资产管理计划的投向为两款私募债产品,然而从公开渠道,无法得知私募债债权人为谁。作为托管人的招行方面称,客户实际基金净值由9月21日的0.9996调整为可赎回部分资产净值0.8223和暂不可赎回部分资产净值0.1784,净值并未发生大幅波动,但是暂不可赎回部分资产兑付存在不确定性,投资人可能面临投资损失。而这些均由于9月17日资产管理人天弘创新向招行银行发送资产管理计划开放期调整的公告,将开放日由9月21日调整为9月26日,从而构成天弘创新技术性违约。


根据基金业协会的公示信息显示,上述基金为的实际管理人为上海耀之,后者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也就是说,天弘基金子公司在这次的私募基金违约中,是作为通道的身份。


根据该基金8月份的投资报告显示,该基金资产99%投向债券产品,其中47%的比例投向了房地产债券,而上海耀之的实控人正是港股上市房企---花样年控股。



来源:基金投资报告


花样年“花样百出”


根据启信宝显示,基金管理人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投资人包括花样年控股、上海塘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上海耀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执行事务合伙人)。上海塘心投资则为上海耀之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小坚投资设立。从股权结构观之,上海耀之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基金实体,上海耀之同时作为管理人和投资人,参与了花样年控股投资的项目。上海耀之成立于2011年,控股股东为花样年集团,控股比例为78.89%。


 



若坐实私募债违约与花样年有关,那么对于花样年本就捉襟见肘的财务与信用水平,无疑是一桩打击。


就在9月初,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将花样年长期信用评级展望调整为负面,信用评级维持B级。今年以来,标普对花样年评级态度长期处在逆流状态。


今年3月,花样年公布2017年全年财报后,标普在追踪花样年评级基础上,将公司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仅在一周后,标普将花样年长期主体信用评级从“B+”调整为“B”。


标普在两次更新花样年评级追踪时都提到了同一个问题,即公司负债持续高企,再融资能力存在疑虑;对此,花样年表示,公司合约销售额处在快速、健康增长阶段,且现金充裕,足以应对再融资风险。


根据Choice数据,花样年控股2017年年报资产负债率达到74.3%,其较2016年年报数据73.2%进一步增长。存货周转率、流动、速动比率分别较2016年的0.394,2.05、1.06下降至0.349,1.72,0.83%。


2018年半年报,花样年资产负债率进一步攀升至78.05%,财务杠杆进一步扩大。


根据克而瑞数据,今年1-8月,花样年合约销售金额143.1亿,等同权益销售金额,两者分别排名国内房企92名与88名;1-8月新增土地货值则未进入前百强(100名瀚海港汇为117.4亿)。


2016年,花样年借助瘦身转型物业实现轻资产上市,其一度成为房企标杆。2017年3月,花样年提出“轻重并举”,实则打算重启房地产业务,定下2018年销售300亿、2019年销售500亿、2020年销售1000亿的计划,加入房企“跑量大军”,却失了全国房地产去化的天时。


2018年至9月初,花样年披露11宗拿地情况,其中五宗已披露金额累计28.3亿元;从地缘形势观之,花样年拿地几乎围绕华北,华中,华西等内陆地区,东部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拿地则偏少。以此观之,花样年2018年300亿的销售目标将会很难完成。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