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黑龙江首富”负债50亿!忍痛卖三公司,IPO后曾说终于不缺钱了

出生于1964年的朱吉满是陕西人,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而他的事业与财富却成就于白山黑水的黑龙江。

标签: 资产负债 IPO 现金流

来源:朱邦凌(ID:zhubangling001 )


出生于1964年的朱吉满是陕西人,毕业于西安医科大学,而他的事业与财富却成就于白山黑水的黑龙江。朱吉满曾是一名眼科医生,1992年下海经商。1999年之前,主要做药品代理销售工作。2000年,朱吉满看中了黑龙江康复研究所附属药厂,以168万买下并改制为誉衡药业。2010年誉衡药业成功在A股上市,朱吉满担任誉衡药业董事长。在2018胡润百富榜上,朱吉满夫妇以105亿元排名第349名,成为黑龙江首富。


八年前誉衡药业中小板上市时,志得意满的朱吉满曾经自豪地感慨:“终于可以不缺钱了”。然而,世事无常,商场变幻莫测。刚过世的单田芳老先生常说一句话,人这一生,三起三落活到老,没有人可以一辈子一帆风顺,一竿子戳到底的。近期誉衡药业净利润、经营现金流净额都同比急剧下滑,应收账款、存货同比急剧上升。誉衡集团负债高达50亿,商誉36亿,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爆仓,重组接连折戟,三家药企将被出售,欲变现55亿资产。处于负债漩涡中的誉衡药业,还能坚守它“誉满天下,衡于万民”的初衷吗?


 


1、55亿元出售三公司资产,重组宣告终止


 


国庆节前,誉衡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自2月份开始筹划的拟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西藏阳光、普德药业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宣告终止。值得注意的是,这已是最近两个月内公司第二次重大资产重组流产,另外控股股东的股权已悉数被司法冻结。


2月22日,誉衡药业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拟以现金方式出售全资子公司上海华拓、西藏阳光和普德药业100%的股权至力鼎资本, 预计交易标的对价不超过55亿元。而其中上海华拓和西藏阳光的主营涉及到誉衡药业的核心产品,上海华拓、普德药业均为誉衡药业前些年并购而来,两年多前,誉衡药业就曾试图将普德药业100%股权出让给仟源医药,未获成功。此次重组被誉衡药业称为调整现有产品结构,剥离出售部分传统制药业务的动作,然而该重组在运筹了大半年以后被宣告终止。


一个半月前,8月11日誉衡药业刚刚宣布另一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终止。今年6月,誉衡药业与合肥生命科技园签署了重大资产重组意向性协议,拟以现金支付及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合肥天麦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不低于35%的可转让无负担股权,以取得对交易标的的控制权,预计交易对价不低于40亿元,而该重组计划也在筹划两个多月后因交易双方对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比例等核心条款未达成一致而宣告失败。


结合三家企业特点,誉衡此举的一部分原因意在突出核心管线优势,剥离效益不突出的边缘企业。誉衡此次剥离的三家子公司,其中上海华拓,山西普德均为前些年并购而来,营收、资产占上市公司比重较高,收购涉及金额将近30亿,誉衡此次“忍痛”将其出售,也许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实现快速回笼资金。


 


2、资产负债率高企,总负债49.95亿元,商誉余额达到36.41亿元


 


誉衡药业8月4日公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其营业收入25.4亿元,同比增长100.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6亿元,同比增长3.09%。基本每股收益0.1028元。公司最新分配方案为不分配不转增。截止今年一季度,誉衡药业的资产负债率高达53.53%,远高于制药行业上市公司28.73%的平均资产负债率。公司总负债49.9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34.65亿元。在2017年底,誉衡药业累积的商誉余额达到36.41亿元,占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的87.24%。


年初公布的2017年报显示,誉衡药业2017年总营收达到3,041,562,385.32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94%。2017年业绩下滑严重,营业利润352,905,505.33元,同比上年降低54.48%;利润总额381,451,696.88元,同比上年降低55.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12,264,617.92元,同比上年降低56.43%。


 


3、控股股东质押率高达98.83%,存在平仓风险


 


2017年底控股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42.63%,质押率高达98.83%。2018年2月8日紧急停牌,原因是控股股东哈尔滨誉衡集团有限公司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的部分股票已触及平仓线,存在平仓风险。


2018年6月8日控股股东无力补充质押,被江海证券强制卖出股票平仓。当天公司又紧急停牌资产重组,8月13日复牌后以两个连续一字跌停悲惨告终。2018年6月4日至9月1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累计减持2729.1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4%。


具体来看,9月14日,公司收到实际控制人朱吉满、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的通知,朱吉满持有的盛锦16号减持公司687.2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1%,减持均价为3.28元/股。此外,2018年6月4日至8月22日期间,誉衡集团、誉衡国际质押给质权人的公司股份出现被动减持,累计减持公司股份2041.9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3%。


公司表示,目前,誉衡集团、誉衡国际正与质权人就上述事宜积极沟通协商,尽快化解平仓风险,但不排除日后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再次遭遇被动减持的风险。


 


4、新药资源“先拿到手再说”,医药并购狂飙突进,耗资129亿元


 


公司上市时,朱吉满就踌躇满志,“一旦发现合适品种,就采取直接购买、合作研发、并购等方式把这个品种收过来。未来三年,将有3个一类新药上市。现在的誉衡药业就是一个药品整合商,新药资源只会越来越少,先拿到手再说。”


2012年8月,誉衡药业斥资2.1亿元收购哈尔滨蒲公英药业;紧接着在2013年11月,以6.98亿元收购上海华拓;2014年12月,以23.9亿元收购山西普德药业;2015年4月,收购湖北多瑞药业;2017年12月,拟以16亿元收购上海瑾呈70%股份。据不完全统计,誉衡药业上市以来,共实施资本并购案27宗,其中成功完成并购14宗,涉及并购金额约129亿元。


收购的蒲公英药业,主要产品是安脑丸和三鞭参茸固本丸;收购的奥诺制药,主要产品是葡萄糖酸钙锌口服溶液;上海华拓是一种心肌保护药物即注射用磷酸肌酸钠的厂商;拟不低于40亿元收购的合肥天麦,则是一家今年4月刚拿到批件的胰岛素生产商。综合来看,这些医药资产普遍没有关联性,没办法形成协同效应,后期还需要上市公司“反哺”,业绩才可能得到增长。


公司还在非药业领域跃跃欲试。2015年6月,誉衡药业砸下1个亿,在深圳前海设立誉海金服,正式涉足互联网金融;设立誉衡基因,从事基因检测服务和基因大数据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