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媒体合作 请您联系 Wilbur (15988172629) WX:281177407 yangwb@laohucaijing.com

扫描二维码,添加环球老虎「寻求报道小编」为好友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智飞生物因HPV疫苗致业绩大增,二股东却疯狂套现20亿?

2018年上半年智飞生物业绩暴涨,同比增长365.42%,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业绩。去年智飞生物更是独家代理了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以及九价HPV疫苗,给业绩带来了不小的贡献,看似欣欣向荣的态势下,却招致二股东的大额减持。在长春长生的疫苗造假影响下,智飞生物还被挖出了行贿的丑闻,股价一度大跌,公司业绩又是否能持续增长?

标签: 疫苗行业 大跌 智飞生物

10月8日,在国庆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智飞生物以跌停开场。且不论最近低迷的医药行情,长生生物造假案影响、智飞生物行贿丑闻被曝光,以及二股东的急迫离场,每一件似乎都足以对智飞生物产生巨大的影响。


几度减持股份的公司二股东吴冠江,在疫苗造假案风波过后,加速了减持计划。从一月初发布减持计划至今,其持股比例已经从当时的12.35%降至9.54%。如果本次5%的减持计划完成,其持股比例将降至5%以下。


9月29日,智飞生物发布公告称其二股东吴冠江先生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9600万股,占总股本6%。


智飞生物今日收盘价44.06元/股,股价虽不及7月份53.92元/股的最高价,但已同4、5月份的两次减持价格相近。今年1月份二股东吴冠江发布了减持计划,设定的6%上限实际上仅减持了2.81%,而从减持数量以及价格看,二股东对减持价格较为敏感。


在4月底以及5月底智飞生物股价大涨期间,吴冠江密集减持,已合计套现超过19亿元。然而在长生生物疫苗造假案发后,智飞生物受到冲击股价从7月份最高点的53.92元/股跌落,一个月间,市值蒸发高达两百亿。在此期间,吴冠江未有减持动作,而至智飞生物股价回升,立马再度抛出了减持计划


自2015年董事会换届后,吴冠江离职并不再任职,但仍旧是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有意思的是,在退出智飞生物管理层前一个月,吴冠江以4100万元出手增持了0.19%的股份,似乎是笃定智飞生物的增长空间。而与三年前吴冠江果断入手相比,此刻抛出也是异常决然。但高位减持套现的背后除了逐利,亦是失去了对智飞生物的持有底气。


贿赂来的渠道优势?


在2016年受到山东二类疫苗事件影响业绩下降后,如今智飞生物迎来了业绩增长的爆发期,但一些问题同时也被暴露。


智飞生物是国内几大民营疫苗企业之一,早年以疫苗代理销售起家,在业内以强势的渠道优势见长,截至2018年6月末,销售渠道已经覆盖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估值甚至超过以研发著称的恒瑞医药。当前国内规模疫苗生产企业仅有30多家,而主要的市场份额被沃森生物、成大生物、康泰生物、智飞生物、天坛生物、华兰生物、还有ST长生(面临退市)这7家所占据。在广阔的疫苗市场规模下,智飞生物无疑有着大展拳脚的机会。


但仅靠强势的渠道优势,如何够撑起长期高于100倍的动态市盈率?


根据2018年中报披露,智飞生物的自主产品主要是二月龄起针的AC-Hib三联疫苗以及手握默沙东公司的四价HPV疫苗、五价轮状病毒以及九价HPV疫苗的独家代理权。目前国内尚无HPV量产企业,不过沃森生物自主研发的2价HPV疫苗最快在2019年获批。


在产品优势以及销售优势下,智飞生物2017年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2倍。在8月13日,智飞生物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报告期内录得净利润6.86亿元,而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4.32亿元。也就是说仅今年上半年,其净利润已经远超去年全年。


业绩的增长主要是因为AC-Hib三联疫苗的销售以及四价疫苗代理产品在各省的中标、销售。在业绩的利好之下,智飞生物的股价也是一路飙升,7月份股价最高至53.92元/股。自2017年以来,智飞生物的股价涨幅高达200%。


但就在此时,长春长生被曝出疫苗造假轰动一时,引发了整个医药板块的下跌,尤其是疫苗制造的制药企业。不过,令人不解的是,与事件无关联的智飞生物竟因此股价一个月跌去了近三分之一,市值缩水超过200亿。


业绩向好大增的智飞生物,为何跌的如此厉害?据相关媒体报道,这或许和智飞生物的行贿行径有关。值得注意,智飞生物高额的销售费用一直被诟病,而行贿之举大概令投资者对其


靠“贿赂”的渠道优势产生疑虑,尤其是未来业绩是否具有持续增长的能力。


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显示,2017年9月智飞生物行贿行为被曝光,原任睢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的宋某在疾控中心采购疫苗过程中,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取智飞生物公司经销商的回扣。


11月又被曝出智飞生物于2011至2012年向虞城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某行贿。王某利用职务之便,在采购疫苗过程中收取智飞生物公司8万元回扣款。在长春长生造假爆发的当口,智飞生物的行贿丑闻被挖出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仅如此,从以往的业绩数据看,公司业绩变化极不稳定。在2016年,其净利润同比下降83%,2017年又暴增1229%。估值超过恒瑞医药,其研发占比却有下降之势,2015-2017年其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41%、16.96%、6.97%,而2017年沃森生物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接近50%,其自主研发的2价HPV疫苗2019年或能获批。


   (数据来源:东方财富网)


从短期来看,智飞生物仍具有产品优势,但从长期来看,智飞生物却是“后劲乏力”。


元老级人物忙减持


而作为智飞生物元老级人物的吴冠江,却是在忙着减持。2002年,蒋仁生、吴冠江等人联合收购重庆金鑫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重庆智飞生物,两人更是合力将智飞生物推上创业板,此后吴冠江一直为志飞生物二股东。但智飞生物上市后,原经营房地产的吴冠江萌生退意,2015年更是退出了智飞生物管理层,做起了甩手掌柜,开始了漫漫减持路。


实际上,在2012年以及2013年,吴冠江就有过减持的举动。不过,耐人寻味的是,2015年其在退出管理层前一个月,却增持了0.19%的公司股票,此后三年未动,直到今年1月份,吴冠江开始减持手中的股票。


1月26日,智飞生物发布减持公告,计划减持不超过9600万股,而截至减持计划当日,吴冠江仍持有公司12.35%的股份,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在4月份以及5月份,趁着股价翻涨的当口,分别以43.95元/股减持了1594.48股,以41.69元/股减持了2900万股,合计减持4494.48万股,套现金额达19.10亿元,持股比例降至9.54%,仍是第二大股东。


不过,在长春长生疫苗造假期间不见其减持动作,在事件情绪回转,股价回涨之际,吴冠江又立马公布了减持公告,如果本次5%的减持计划完成,其持股比例将降至5%以下。虽然其已经对公司经营无影响,但股价还是很诚实的反应了担忧。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