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华软科技业绩全靠化工,有金融科技的心,没金融科技的命?

上市即巅峰?华软科技前身为天马精化,在上市三年后,业绩经营困顿原控股股东无心经营急于脱手,被金陵控股接手,此后就开始了凤凤火火的金融转型之路,转型金融新业务业绩尚未释放,仍依靠着旧业持家,改名真的精准的反映了公司的实际经营业务了吗?

标签: 天马精化 下跌 转型

10月11日,美股暴跌传导至国内千股跌停,华软科技早盘应势跌停;而继今年2月12日复牌至今,华软科技跌幅已经达到43%,总市值仅剩下20亿。


近两年,华软科技多次砸重金收购金融公司并布局供应链效果,但经营改善效果却甚微。公司早年凭借单品做大规模并上市,却遇上行业发生转折,公司经营陷入困境。从上市第三年开始,公司经营业绩步入下跌通道,一跌就是6年。易主、并购、转型随之而来,但流转多个行业的华软科技似乎仍旧难以舍弃旧业的业绩支撑。


在2016年金陵控股入主后,华软科技开始了跨界转型。为“准确地反映公司经营业务的实际情况”,原本以精细化工、原料药为主业的“天马精化”证券简称于今年五月份变更为“华软科技”。搜索公司相关信息,跳出都是金融科技、云生态、区块链、大数据的相关新闻,华软科技似乎极力在传递出“我是做金融的”信息。


根据2018年半年报,华软科技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785.8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增长436.36%,涨幅惊人。不过,根据数据,华软科技精细化工产品营贡献的收入占其营收的65.41%,而其大力布局的金融金融科技仅占总营收的10%,供应链管理占总营收的22%。


华软科技加速转型,源于其传统主业经营业绩的不堪,转型已有多年,但其新业务业绩释放依旧缓慢。事实上,华软科技转型金融,与金陵控股大股东在金融领域的多年积累有直接关系。金融控股旗下有多项金融业务,包括投资管理、金陵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华软科技硬挤入金融行业,与其说是转型,倒更像是金陵控股的阳谋。


原股东无心经营,重组一再流产


公开信息显示,华软科技于2010年7月登陆资本市场,主业是AKD系列造纸化学品、原料药和医药中间体等等,上市后的第一年业绩大增32%,然而,受行业周期影响,2013年以来,公司业绩开始出现颓势。


2012年至2014年公司实现净利润7496.98万元、4725.09万元、3542.53万元,分别下滑3.84%、35.47%、22.96%。公司经营陷入困难的天马精化,不得不面对资本市场的优胜略汰,并购转型成为天马精化产品单一业绩下滑的“救命稻草”。


2014年底,天马精化谋划收购福建南海岸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多家子公司,因交易标的估值等核心交易条款上未能达成一致,最终终止筹划。好在福建省力菲克药业有限公司51%股权被公司拿下,天马精化仍被投资者所看好。是年2月初,天马精华股价仅为6.68元/股,宣布重组以来公司股价快速攀升,仅4个月时间,股价最高涨至17.24元/股。


紧接着7月份,天马精化又开始停牌筹划收购一生物医疗资产,这一资产为控股股东旗下公司,但该重组计划再次流产。而未成功将旗下医药公司“卖给”天马精化的控股股东,重组计划流产后仅过了8天,就开始准备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全部天马精化股权。


不久后,实力雄厚的深圳星美,同意受让天马集团所持有天马精化全部20.67%股份,协定转让总价款为13.58亿元,并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从敲定对象到签约仅用了5天时间,然而深圳星美并未按照上述转让协议的约定按期交付转让款,本身就负债累累的深圳星美最终还是食言了。


受此影响,天马精化股价出现断崖式下跌,半年时间股价腰斩。据统计,从2014年底开始至2016年3月的一年零3个月时间内,天马精化先后5次停牌进行重大资产重组。但前4次因资产估值、跨行业并购、受让方食言等因素先后流产。最终,金陵控股董事长王广宇成为实控人。


天马精化原控股股东天马集团似乎无心经营急于让位,与深圳星美解约后又立马搭上了新受让方金陵控股,急于脱手的天马集团在停牌前价格较高的情况下,想通过股权转让迅速变现。转让给金陵控股的总价款为13.23亿元,相较深圳星美少拿了近3500万元。


转让完成后,金陵控股成为上市公司拥有单一表决权的最大股东。天马精化的实际控制人也将从徐仁华变为王广宇。王光宇除了是金陵控股的执行董事,还担任华软投资总裁,拥有丰富的金融从业经验,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天马精化的转型走向。


转型金融,业务尚未释放


公开资料则显示,金陵控股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10亿元,由一批资深的产业和金融领袖共同创办,是一家致力于发展小微金融、融资租赁和创新金融业务为主导的综合性产业金融投资公司。


在拿下天马精化的控制权后,金陵控股表示将实现上市公司的双主业发展。


2016年起,天马精化坚定了转型之路,并开始重点布局供应链管理与金融科技两大方向。


在入主天马精化后,天马精化将旗下天马药业100%股权转让给其控股股东金陵控股,并将母公司项下的原材料及医药中间体业务相关资产及负债,划转至天马药业旗下。先是剥离了其亏损其产,后大额增持公司股份,购买了银港科技触电金融科技,开始了金融布局之路,战略布局颇为明显。


从去年至今的一年时间里,上市公司相继推动了收购(含设立)西藏金铭、金陵恒建 、银港科技、中科电子等多家公司,布局供应链金融。然而,天马精化拟以1.02亿元收购的中科电子的经营业绩并不出色,从去年前10个月净利润只有579.72万元来看,实现业绩承诺的压力不小。收购银港科技花了3.3亿元,收购中科电子耗资1.12亿元,天马精化大举并购耗费了大量资金。


旧业未剥离,新业未“跟上”的天马精化业绩难言理想。根据其2017年半年报,其净利下降近八成。不过,数据显示,2017天马精化年净利润1567万元 同比增长105.1%。但是,公司收入18.78%的业绩来自AKD系列造纸化学品、17.57%来自化工品贸易,19.35%来自医药中间体以原料药,而其大力布局供应链管理业务仅占不到8%。


今年5月28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其全资子公司华软金信已与山东数智股东签署了《关于山东普元数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之股权收购协议》,而为了“准确地反映公司经营业务的实际情况”,天马精化更名为“华软科技”。


值得注意的是, 跨界转行的“华软科技”业务起点较低,新业务尚未释放。而华软科技似乎除了金融租赁、供应链金融、似乎对区块链、大数据也很感兴趣,但新业务业绩无法释放,更名的华软科技也只是一个身披“金融”的旧公司。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