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科大讯飞“套利”背后的无奈

从一个科技尖兵,变成制度套利的资本玩家,科大讯飞随波逐流的背后,本质在于其科技实力的“平庸”。而其最后价值的,就是残存的科技尖兵名片,以此推进商业模式,虽然无可厚非,但不禁令人惋惜。

标签: 科大讯飞 上市公司 转型

近日,科大讯飞深陷舆论漩涡,先是传出同声翻译造假,之后又被曝借科研名义发展房地产,还被质疑公司业绩严重依赖政府补助,恐怕谁都没想到,浓眉大眼的科大讯飞也能出这么多幺蛾子?


不过,科大讯飞面对质疑时却态度坚决。10月15日,公司对外表示,为避免广大投资者被网上标题文章误导,本着对广大投资者负责的态度,科大讯飞董办特就相关问题进行解答,以正视听。


公司在回复函中强调:“科大讯飞坚守主业20年,从未有过房地产开发销售”;“科大讯飞机器自动翻译已得到广泛应用,不存在造假”“科大讯飞人工智能核心技术持续保持国际领先”。甚至还搬出数据来反驳,“上市十年来,扣除退税收入后政府补助占营业收入比重为3.89%,2017年、2018上半年比重分别为1.42%和2.74%,不存在业绩依赖政府补助”


18年的技术壁垒已被瓦解?


众所周知,科大讯飞是一家专业从事语音技术、人工智能研究的高科技公司,而智能语音是公司最核心的技术,同时也是最大的卖点。


然而,近几年来,随着深度神经网络技术的巨大突破,该技术被广泛应用于语音技术的研发中,极大地提高了模型训练的效率,使得难度、成本、时间均大幅下降。另一方面,互联网和云计算时代的到来,使得各种信息和资源共享给国内外各研究单位提供了便利,加速了研发周期,语音识别技术已经不再难以企及。


过去,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准确率一年仅能提高两三个点,现在得益于新的技术,同样时间能提升过去五年的成绩,这意味着近20年积累的技术优势正在逐渐消失。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光谈人工智能技术,科大讯飞与各家已相差不大。而在世界范围内,国内外各家的引擎识别率都基本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差不多达到了当前语音识别技术的极限,彼此之间差距不是那么明显。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曾经在与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一次谈话中评价科大讯飞:你们自然语音技术做得很好,但是我们不会用,百度必须自己做。目前百度的语音识别技术采用了比主流语音识别系统更为简单有效的方法,通过类似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算法来取代了以往的识别模块,大大提高了效率。


近年来,在智能音箱的热潮下,国内外互联网巨头纷纷推出了相关产品。去年谷歌推出音箱产品Home,今年苹果发布HomePod,阿里巴巴推出的天猫精灵X1,小米也推出AI音箱。有意思的是,两大互联网公司均未采取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阿里巴巴用的是思必驰的技术方案,小米用的是云知声的方案。


2018年1月,有传闻称科大的智慧系统甚至不如阿里。有人通过和福建省法院的沟通后,了解到该法院自2016年初就开始使用科大讯飞的智慧系统,但是效果不理想,后来阿里插足,目前两套系统,法院只用阿里的。此事科大讯飞方面还做出了回应,只是表示:目前未了解到阿里系统在实际办案过程中有常态化应用。


曾有一位某法院书记员表示,科大讯飞的智能语音庭审系统还是要靠人,它的弊端是一旦你不盯着,出了问题自己都看不清楚系统记录下来的内容,而且系统纪录下的内容经常会出现一大堆“啊、哦”使得后期还需进行删减。还有人表示,该系统对于庭审而言有点脱离实际,过于理想化了,授课式、文书式的简单翻译还可以使用。


有前车之鉴?


在语音识别技术领域里,Nuance曾是全球最大的语音识别技术公司,为苹果、亚马逊、三星、诺基亚等科技巨头提供过语音技术解决方案。Nuance成立于1992年,算得上科大讯飞的前辈。


起初,Nuance凭借其一家独大的技术优势,吸引了大量的客户群。但是随着技术门槛的不断降低,各家语音技术公司的差距逐步缩小,此时苹果、三星、Google等公司为了摆脱对Nuance的依赖,也开始着力于开发自己的语音技术。之后Nuance遭遇市值暴跌、技术瓶颈、客户流失、离职潮等困境,最终不得不从只专注纵向深耕算法的技术提供商转型为横向扩展各行业解决方案的公司。


2011年开始,转型后的Nuance在医疗领域的营收规模获得迅速增长,这得益于自身技术积累和政策红利。但是到了2014年之后,在行业风口消退叠加竞争对手的挤压下,没了技术优势的Nuance市场占有率也从巅峰的62%下降到2016年的31.6% 。


Nuance也曾尝试向C端转型,推出语音助手DragonGo、Wintermute、 Dragon Assistant等多个语音助手应用,但由于缺乏消费级产品基因,与C端用户距离较远,在竞争中处于弱势,这似乎是很多技术型公司的宿命。


科大讯飞和Nuance一样面临着相似的问题,主业依赖于B端用户。目前公司主营收入占比最高的依旧来自教育行业,这与科大讯飞多年在教育行业的深耕有关。


多年来公司花重金并购多家教育类机构。其中,2013年6月,科大讯飞拟以自有资金4.8亿元收购广东启明科技发展有限公司100%的股权。当时该交易对启明科技估值高达4.8亿元,较其账面净资产增值率高达580%;2017年3月,科大讯飞豪掷4.96亿,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和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收购乐知行 100%的股权,打通教考产业链。


从科大讯飞的客户群来看,主要是面向学校和企业的,而不是面向普通的消费者。由于单纯提供技术所获取的毛利远远低于提供服务,这让公司高层有了危机感。于是,公司近几年开始布局C端用户业务,2017年第三季度投资者交流会上,科大讯飞表示希望未来To C的业务在三年左右能占到40%,远期能占半壁江山。公司副总裁江涛甚至希望,To C业务未来能占到80%。


科大讯飞To C的收入主要包括电信增值业务产品,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与智能硬件。截止2018上半年,科大讯飞 To C业务营业收入10.84亿,同比增长129.69%;To C业务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33.76%。


不过,在这占比三成的 To C 端收入中,电信增值产品运营收入仅占8.58%,智能硬件占10.39%,而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收入仅占3.68%。


被BAT围攻?


科大讯飞作为C端市场的新兵,初来乍到就被百度来了个下马威。2017年11月,百度宣布语音技术全系列接口永久免费开放,提供语音识别、语音合成、语音唤醒多平台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全方位支持开发者和合作伙伴。一时间,外界纷纷猜测百度此举就是针对科大讯飞。语音技术一直是科大讯飞的核心技术,百度语音永久免费对科大来说可谓当头一棒。


之后又有传闻称BAT与科大讯飞的争夺战全面爆发,科大讯飞甚至还因此失去了一笔2亿元的订单,不过事件很快被科大讯飞官方辟谣。


去年12月,百度宣布与华为达成全面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在互联网服务和内容生态、AI平台和技术等方面展开全方位深入合作,共同构建多赢的移动和AI生态。华为手机是科大讯飞的老战友了,华为发布的年度旗舰机Mate 10搭载的是科大讯飞的语音助手。不过,自打BAT打起了争夺战后,华为部分机型也已搭载上了百度的免费语音技术。


曾有一位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质疑,科大讯飞既然是华为公司的全面战略伙伴,为什么在华为系列手机中默认安装的输入法是百度语音输入,而不是讯飞输入法?如此重要的C端合作入口,公司为什么没有拿下来?


事实上从2015年起, BAT三大巨头就开始布局语音技术领域。百度语音技术经过多年的发展和积累,已经形成从模型算法、开发组件、场景覆盖到行业应用的全链条;腾讯目前所有语音端都采用自己研发的AI技术;而阿里的淘宝、支付宝等应用都有了自己的语音技术;不仅如此,曾经还是科大讯飞客户之一的搜狗,如今也已完备了自己的语音团队,推出了语音实时翻译技术。


有分析认为,从2B向2C转型很可能会成为科大讯飞的瓶颈。这种转型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与企业的基因有关,做企业级服务起家的企业,往往是技术导向型,而侧重消费端服务的企业,则擅长做用户体验和铺设场景应用。


说到底,互联网公司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和平台优势,更擅长直接服务于用户。


翻译机卖得比手机还贵?


为了更贴近C端用户,科大讯飞在硬件终端产品方面也在积极投入,产品系列包括阿尔法蛋、儿童手表、叮咚智能音箱、讯飞翻译机、录音笔等等。


其中讯飞翻译机支持34种语言实时翻译,还包括方言和口音,支持离线翻译,拍照翻译等。虽说功能强大,但也难免让人吐槽一个APP就能干的事儿非要做成硬件产品,而且它的售价达到了2999元,可以买个不错的国产机了。


竞争对手方面,9月6日,网易发布的有道翻译王2.0 pro,售价1688元,该机型增设了英日韩三大常用外语与中文的离线互译功能,在线语音互译的语言包也拓展为43种,覆盖191个国家和地区。同时,翻译王结合了OCR识别技术,支持7种语言离线拍照翻译、21种语言在线拍照翻译,是目前市面上拍照翻译支持语种最多的翻译机。


不仅如此,如今市面上已出现了具备强大翻译功能的手机,而价格甚至更低。


科大讯飞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总收入同比增长52.68,%;净利润同比增长21.74%,扣非净利润却大幅减少74.39%。公司给出的解释是由于研发投入巨大、员工人数猛增造成的。在公司今年第一季度的报告中,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一季度营业总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63.25%和10.83%,但扣非以后的净利润同比大降46.34%。


最近一个月里,饱受舆论摧残的科大讯飞股价跌去近30%,或许为了提振市场信心,10月13日,科大讯飞公告称,取消2018年4月26日披露的6名股东减持 2,723,000股的计划。


10月17日,公司又发布了增持股份的公告,董事长刘庆峰拟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股份规模不低于人民币1200万元,实施时间为2018年10月25日。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