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利安人寿被“雨润系”搞残,江苏信托为何甘愿“接盘”?

近日,利安人寿股东变更获得银保监会通过,江苏信托成为新一任第一大股东。实际上,利安人寿经营状况并不好,常年处于亏损之中。江苏信托之所以看中,或许是为了获得寿险牌照,以及低成本融资工具。

标签: 利安人寿 江苏信托 江苏国信

10月18日,利安人寿发布公告,银保监会向公司下发了《中国银保监会关于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东的批复》,这意味着利安人寿变更股东已经获得了银保监会的通过。公告显示,此次转让后,江苏省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信托)将成为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


利安人寿成立于2011年7月,是雨润集团联合江苏信托、红豆集团、月星集团、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等江苏本地企业合资建立的一家保险公司。其中,雨润集团是利安人寿第一大股东,雨润集团创始人祝义财也担任利安人寿董事长和法人代表。


利安人寿成立7年多以来,业绩状况并不好。自成立以来,除了2014年盈利750万元外,其余年份都处于亏损之中。光从投资角度,江苏信托投资利安人寿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2018年,上市公司与民营金融控股频繁上演“民退国进”。江苏信托四大股东均隶属江苏省人民政府,江苏信托的“接盘”,究竟是帮助民企渡过难关,还是摄取利安人寿的寿险牌照?


事实上,利安人寿持续亏损,可能与大股东频繁关联交易有关。公开资料显示,利安人寿曾出现11起关联信托计划,涉及资金达14.5亿元。其中与大股东雨润集团达成的“华润信托·鼎盛57号雨润农产品集团信托贷款项目资金信托计划”、“上信雨润控股2号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总计交易金额1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利安人寿还有4.5亿元的关联交易与江苏信托有关,该信托计划流向了地产开发项目。


接盘侠江苏信托


据悉,此次江苏信托分别获得江苏苏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利安人寿1.50亿股、2.19亿股和1.62亿股,分别占利安人寿总股本的3.28%、4.78%和3.54%,合计约11.6%的股份。江苏信托受让价格为4.47元/股,成交金额合计约23.75亿元。



来源:利安人寿官网


此次转让后,江苏信托共计持有利安人寿22.79%的股份,超越深圳市柏霖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柏霖)成为该保险公司第一大股东。而南京紫金投资、苏汇资产剩余股份,占总股本的5.17%和2.18%,凤凰传媒则不再持有。


有趣的是,此次股东变更,实际上是江苏国资内部的一次股份划转。苏汇资产为江苏省国资委100%控股,凤凰传媒为江苏省政府100%控股,南京紫金投资为南京市国资委100%控股。而江苏省政府,也通过江苏国信股份有限公司,间接控股江苏信托。


也就是说,此次股权转让,其实是把江苏省地方国资分散持有的利安人寿股权,集中到江苏信托手中,保证江苏国资在利安人寿的话语权。虽然之前江苏地方国资在利安人寿同样处于绝对控制地位,但股权较为分散。


而江苏信托之所以有实力完成收购利安人寿股权,或许与其曲线上市有关。2016年4月,*ST舜船发布重组方案,上市公司发行23.58亿股,作价210.13亿元收购间接控股股东江苏国信集团旗下81.49%的江苏信托股权以及火力发电资产。


此次重组方案的亮点,无疑是江苏信托的资产注入*ST舜船,这一举动被市场视为“江苏信托曲线上市”。


2017年4月,*ST舜船也更名为江苏国信。随即,上市公司抛出40亿元定增方案,拟增资江苏信托。2018年6月,江苏国信完成了对江苏信托的增资,共计增资39.61亿元。


江苏国信总经理李宪强曾表示:40亿元增资到位后,将通过股权受让等多种方式,进一步提升公司参股的人寿保险公司、城商行、农商行及其他持牌金融机构的投资深度和广度。


此次23.75亿元收购资金,似乎便来自于江苏国信对江苏信托的增资。


稀缺的牌照,引得股东大乱战


事实上,利安人寿近几年的动荡,与原大股东雨润集团身陷困境分不开。2015年3月,祝义财遭监视居住,这引发了雨润食品市值暴跌,资金链紧张,身陷债务风波,同时雨润集团高管也纷纷离职,公司大量资产被冻结。


在雨润集团陷入危机之际,利安人寿部分股东却开始筹划增发“夺权”。2015年3月,利安人寿其余股东发起了一个增资计划,彼时雨润集团陷入风雨飘摇,增资势必缺席,其他股东可借此稀释雨润集团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动摇其地位。


当时,雨润集团连救命的钱都捉襟见肘。结果,最终的增资计划,雨润集团也参加了,还保住了其第一大股东地位。由此可见,雨润集团对利安人寿这个寿险平台的重视。


实际上,雨润集团自身并没有资金,转而借助代理增资保住话语权。2015年9月,雨润集团与保培投资签订了一份“抽屉协议”,雨润集团出让约1.4亿股利安人寿公司股权,换取了近5亿资金。交易完成后,该部分股权仍由雨润集团代持,代持期限暂定为6个月,届时雨润集团将代持股份转让给保培投资。于是,雨润集团有了资金增资,也在表面上维持了第一大股东地位。


不料,双方最后翻脸,保培投资两次向法庭申索这部分股权的所有权,结果保培投资的股权请求被驳回,雨润集团因违规代持也被撤销增资。


利安人寿处于股权动荡之中,也让其他势力觊觎。2016年10月,深圳柏霖受让红豆集团和远东控股持有的利安人寿大部分股权,以18.96%的持股比例,跃居第二大股东。彼时,雨润集团自顾不暇,深圳柏霖的举动,被认为是地产资本的一次强势突袭。


据了解,深圳柏霖前身为深圳市鸿荣轩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是广东房地产企业鸿荣源集团100%控股的子公司。深圳柏霖的名称来源,可能也与鸿荣源董事长赖柏霖有关。


2018年1月,银保监会撤销了雨润集团增资入股利安人寿的许可,当年5月,利安人寿注册资本降为45.79亿元。变更完成后,雨润集团持股比例从20.27%降至17.82%,退居第二大股东,深圳柏霖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或许,江苏信托此次交易,便是为了压制深圳柏霖。


除此之外,江苏信托可能还有“信保合作”的考量。资管新规发布后,传统的“银信合作”模式受到挑战,作为替代,与保险公司合作成为很多信托公司新的选择,包括与保险公司合作开发产品,以及在渠道上合作互补。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