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为保壳挖空家里金矿,两面针会找谁来接盘?

曾经的国内日化品巨头,在新市场经济下却水土不服,为了保壳家里金矿几近枯竭,错过了国企改革的两面针如何面对今后的挑战?或许卖壳更加现实?谁又会成为买家?

标签: 两面针 壳公司 A股

近日,A股市场随着利好消息的相继落地,展开了一波小反弹,而壳资源的炒作也逐步兴起,从10月22日至10月24日,连续3个交易日都出现了相当数量的壳概念股身影。沉睡许久的壳概念股两面针似乎也因此被市场唤醒,股价也出现了一定的涨幅。


2018年10月10日,两面针公告显示,公司与东通公司再次签订了《借款及股份质押的补充协议》,双方同意上述剩余15,000万元借款的借期延长一年,两面针公司继续以所持北部湾银行15,400万股股份为上述借款提供质押担保。结合之前的公告,这笔欠款在2017年的时候就已经提出过延期了。


两面针品牌在国内几乎无人不晓,广告词“一口好牙,两面针”曾是无数人在上个世纪的经典回忆。曾经的国内日化品霸主如今为何成为一个壳公司?又怎么活沦落到借钱还不出的地步?保壳的目的终究是为了卖壳吗?


靠卖股票续命


有着近40年发展历史的两面针,于2004年登陆A股,登陆之初,公司业绩尚维持盈利,然而自2008年起,其连续亏损的苗头逐渐凸显。


2008年,公司营业收入达5.66亿元,但净利润只有1236万元,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900万元。往后数年,公司利润率持续保持较低水平,而每年的亏损幅度稳步加深。2009年公司扣非净利润为负7878万元,2010年扣非净利润为负8164万元,2011年扣非净利润为负9391万元。


到了2013年以后,扣非净利润亏损幅度开始突破亿元大关,2013年至2017年的5年里,分别亏损了1.10亿元,1.77亿元,1.7亿元,1.09亿元和1.54亿元。


如此稳定的亏损节奏,公司为何没有被ST?其实,如果不考虑扣非的因素,两面针的净利润大多数时候都是盈利的,自2006年至今,仅去年和2015年两年出现过亏损。原来两面针曾在1998年作为发起人参股中信证券,共持有中信证券9500万股,投资成本1.52亿元,这一笔投资令两面针受益匪浅,公司每年都会根据当时情况择机套现一部分中信证券的股票。


自2007年起,两面针累计共卖出中信证券股份约1亿股,并通过中信证券分红得利1.18亿元,总获利超20个亿。不过,公司为粉饰业绩,每次套现相对都比较平均。例如从2011年至2014年期间,分别从出售中信证券获利1.77亿元,1.18亿元,1.49亿元和2.58亿元。


然而,手上的股票总有卖完的时候,截至2017年末,两面针还持有1511.89万股中信证券,结合目前的股价,约合2.55亿元。由于2017年公司净利润亏损1.44亿元,如果2018年再出现亏损将被ST,结合公司历史业绩表现,2018年恐怕还得动这笔钱,问题是,中信证券这个大金矿枯竭之后,两面针还能靠什么来粉饰业绩?


错过了国企改革?


本世纪初,高露洁、佳洁士等国外品牌陆续进入中国市场,并不惜重金深入营销,占据大量市场份额,两面针的市场占有率不断缩小。2006年,牙膏主业开始走下坡路,此时公司并未采取积极措施来振兴主业,而是向多元化的方向发展。


2007年两面针高调宣称:“公司多元化战略的实施取得了有效突破,已经形成‘出口贸易、房地产、实业及资本运营四大板块齐头并进,协调发展’的局面。”战略方向一经提出,很快便遭到外界质疑。质疑并非毫无根据,事实证明,此后两面针多元化战略中的控股公司有80%以上都在亏损。之后,可能是“副业”的拖累,两面针的主业也开始下滑


2018年上半年公布的股东数据显示,广西柳州市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两面针33.34%的股份,是公司第一大股东,并处于相对控股地位。广西柳州市产业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10亿元,是一家国有独资企业。因此两面针也是一家国资系上市公司。


2016年12月30日至2017年1月9日期间,两面针的股价曾迎来高光时刻,短短6个交易日,累计最大涨幅超60%。市场似乎一致认为两面针将会是国企改革的主力军,但是,当时公司并没有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计划,也没有推进混合所有改革相关工作。


事实上,股价的短暂疯狂,没能让两面针真正赶上国企改革的热潮。2017年6月28日,两面针称“向控股股东及实控人核实并确认,公司国企改革尚处于探索阶段,到目前为止,公司没有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的计划,也没有推进混合所有改革相关工作。”这或许解释了为什么公司在外部竞争环境不断加剧的情况下,保守地另辟蹊径,甚至未能保住自己的主业,或许和公司制度、体制、管理等问题有所关联。


直到2018年8月15日,国务院国资委下发《国企改革“双百行动”工作方案》,“双百行动”入选企业名单全部确定,有近400家企业入围,其中央企有近200家,地方国企有200多家,其中两面针终于入选双百名单。不过,正当资本市场对双百名单的炒作达到高潮时,两面针当日只在涨停价停留了几分钟,便一路下跌,再也没涨回来,资本市场的认同度似乎并不高。


综上来看,两面针目前所处的局势,想通过自身努力扭转乾坤已是难上加难,亏损不止的同时,公司唯一的造血利器已逐渐枯竭,对上市公司来讲,也许保住壳身,寻找买家是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然而,希望通过资本运作进入民营日化品牌的民营资本并不多见。2016年以来多例央企兼并地方国企的“混改2.0”亦着重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其不适用于非周期性的日化行业本身经营不善所导致的产品力与品牌知名度下滑造成的困境。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