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理财帝国“东融系”的垮掉

被称为理财“老司机”的扬杰科技,在理财市场大水逆时代,也不幸中枪——5000万元理财到期面临损失,无奈的公司控股股东则表示将自掏腰包抵偿公司账损。而在故事的背后,作为偿付责任主体东融资产,似乎并不打算跑路,就连本已退出东融的创始人叶振,也从摩恩电气离职并返场支援。 东融系有着强大背景,有自成体系的理财平台,管控团队,投融资渠道与推广渠道,塑造了一个理财王国的典范。东融系内部环环相扣,创始人之间紧密相连。东融系所处的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则是一个靠资源,靠关系,靠胆识的行业。所以,关于东融垮掉的原因,一直被认为“内有乾坤”。

标签: 不良资产 网贷 P2P

11月12日晚间,扬杰科技发布公告,公司此前认购的东融汇稳惠1号基金第二十四期存续期限届满,而浙江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已出现流动性危机无法按时兑付,涉及投资金额为人民币5,000万元。


11月14日,扬杰科技再度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江苏扬杰投资有限公司承诺:如扬杰科技在2018年12月31日前未能收回全部投资本金,自2018年度起,扬杰投资每年度对扬杰科技就该项投资计提的减值准备金额向扬杰科技进行等额补偿。


上市公司直接踩雷理财平台非常少见,扬杰科技也可谓上市公司里的理财“老司机”。让上市公司甘心的掏出真金白金进行非标投资,侧面诉说着“东融系”与普通跑路P2P公司相比的与众不同。


上述东融汇稳惠1号非是一款“高收益”产品,公告显示该产品期限为一年,收益率为8%。杨杰科技公告称,具体情况公司已诉讼至法院,并向公安机关报案。根据扬杰科技的公告显示,东融基金产品的底层资产为不良债权,而东融集团旗下东融资产所从事的正是不良债权处置业务。



图片来源:扬杰科技公告


不良资产处置被认为是一个靠资源,靠关系,靠胆识的行业。不良资产处置的空间,似乎大到非从业者难以想像。所以关于民营AMC东融垮掉的原因,一直被认为“内有乾坤”。


据了解,“东融系”是一家由诸多业内知名媒体人、草根金主多年悉心扶植,长三角地区的知名不良资产处置+理财渠道一体化的“理财帝国”。而在其创始人们看来,“东融系”兑付危机的引发,不是流动性而问题,而是“宏观经济波动带来的行业性系统风险”。


 


“肥差”也爆雷


 


今年8月,东融系理财平台集体陷入兑付危机之中,从合家金融24亿投资款,再到朝阳永续代销的东融基金产品,东融集团兑付危机全面爆发,涉及金额逾74亿。


为了“解围光明顶”,东融资产前董事长兼创始人,一度辞职并以“类借壳”重组摩恩电气不良资产业务的叶振,也从摩恩电气辞职,加入“东融应急小组”。随后不久,东融基金元老张惟也卸任摩恩电气总经理职位。


兑付迷雾一片混沌,通过注册主体为东融基金的公众号“东融说”,叶振发出数篇文章,揭开东融集团整体资产概况与此次东融集团兑付危机所涉整体金额。


目前东融拥有资产价值总计91.88亿元,包括资产包债权79.14亿元、网签抵押类债权7.46亿元、自有物业价值5.28亿元。需要付出的资金共计74.54亿元,其中包括付给国有AMC的延付款10.57亿元、欢乐合家投资额23.93亿元、凯胜基金投资额20.73亿元、昶旭金融投资额6.6亿元、其他平台投资额4.73亿元、国有渠道和其他基金投资额5.29亿元、物权类抵押借款2.69亿元。


与很多P2P的传销性质类似,东融员工及亲威家属在集团的投资额达3.984亿元,在合作伙伴线上投资为1.026亿元,合计有5个亿左。


而后,受连累的合家金融旗下公众号“合家金融”,与“东融说”合并更名为“振在打工”,并定期更新东融集团债务还款进度。


截至11月15日,距离东融逾期已过106天,据一位东融投资者公众号“大难不死”更新数据显示,东融系目前累计还款金额仅为0.586541%。


 


从杭州出发的不良资产“玩家”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叶振的东融集团的雏形为“速贷邦”。2010年9月3日,杭州速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叶振作为最初的股东出资40.4万,包海峰出资60.5万。



一年后,杭州速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分公司开始在杭州的丽水、黄岩、台州等地与上海诞生。彼时的速贷邦的业务多数于线下开展。


2012年,叶振开始涉足资产管理,着手银行特殊资产清收项目,年底时承接民生银行杭州分行、宁波分行1.1亿特殊资产。紧接着,2013年3月,东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于速贷邦之外,“东融”系列公司始现。根据东融集团官网中对东融资产的描述,东融资产以银行特殊资产收购、管理、处置的外包服务为核心产业,所谓特殊资产即为银行不良资产。


到了2014年,上海速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原名为上海速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上线网站“www.sudaibang.com”。在网站的介绍中,速贷邦称自身成立于2010年9月,与杭州速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吻合。



图片来源:天眼查


2014年7月11日,杭州东融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注册,东融基金诞生。2015年2月,东融基金拿下“私募投资基金管理人”牌照。截止2017年6月,东融基金作为私募基金管理人,已发行36只私募基金产品,管理资金规模达12亿元人民币。


2015年4月22日,杭州东融集团注册,叶振整合了他所开展的多种业务于东融集团旗下,却也由此开始极力“撇清”与P2P平台速贷邦的关系。



图片来源:东融集团官网


2015年6月18日,运营速贷邦线上平台的上海公司法人由叶振变更为万剑钧,杭州速贷网络科技从股权关系中退出。


为何叶振会选择在此时“抛弃”速贷邦?其似乎于彼时的行业整风有关。2015年,P2P行业就已经历过一次“黑暗时期”,e租宝、泛亚、大大集团等互金公司相继爆雷。而通过叶振此后的种种举措则显示,抛弃“糟糠”之举显然是事出有因。事实上,尽管股权关系已脱离,速贷邦与叶振及东融之间的联系并未因此而切断。


2016年1月29日,根据速代金融平台一位员工当时的朋友圈截图,东融集团发布了一份《员工持股计划书》集团员工可申请购买集团公司上市原始股。该员工表示,幸福来得太突然。



图片来源:东融集团前员工


在2016年3月,东融集团旗下还推出了一款名为“东融汇”的T+0产品,年化收益达到8%,当日起息。据东融汇最后发布的6月运营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东融汇平台累计注册用户5478人,累计交易金额达15.34亿。



图片来源:东融集团前员工


2016年对于整体东融集团而言,仍然是顺风顺水的一年。通过东融集团的官网页面,以叶振的线索,可整理得到彼时东融系列公司的整体包括了东融资产、东融资本爱客仕、庙街、承道,以及并未在网站中显示的东融基金、速代金融(速贷邦线上平台)、合家金融(欢乐合家)、东融汇理财。


 


融屏信息溢价50%进入“妖股”摩恩电气


 


2016年7月,叶振“突然”辞掉了在东融基金的所有职位并转让全部60%股份。2016年11月25日,东融基金入主了宁波盈领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比例80%。


进入到2017年,一家名为摩恩电气的上市公司于2017年2月2日发布公告称,其控股股东问泽鸿以协议转让方式将439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00%)转让给融屏信息,转让价格为22.77元/股,转让价款总额为10亿元。未来12个月内,问泽鸿不排除继续减持,融屏信息不排除继续增持。


22.77元/股的转让价格较摩恩电气彼时15.16元的股价溢价50.20%一度引发市场关注。


转让完成后,融屏信息持股10%成为摩恩电气二股东。3个月后,融屏信息再次溢价接盘问泽鸿。 天眼查显示,融屏信息的股东除了甘肃中利商贸有限公司外,还有自然人林斌与宁波盈领。



图片来源:天眼查


宁波盈领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在2016年11至2017年3月间密集进行了多次工商信息的变更,正是在此期间,东融基金“闪现”其中。



图片来源:天眼查


接下来的,就是东融资产创始人叶振进入摩恩电气担任副总职位,东融基金原团队负责人张惟出任摩恩电气总经理职位。摩恩电气则设立了名为摩安投资的子公司,转型进入不良资产处置行业。


2017年10月25日,已为摩恩电气高管的叶振承诺增持5%至10%。从2017年11月开始,伴随着问泽鑫的减持,叶振也确实开始不断增持摩恩电气。截至2018年摩恩电气三季报数据显示,叶振共计持有摩恩电气239万股,持股比例为0.54%。



图片来源:choice数据


进入到2018年后,摩恩电气股价断崖式下跌,东融集团的“噩梦”也逐步上演。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在《东融集团应急小组组长叶振致投资人的一封信》中,叶振表示,东融集团这一次出现的流动性危机,是因为宏观经济波动带来的行业性系统风险。


2017年12月4日,东融集团旗下P2P平台速代金融发布《速贷邦平台关闭公告》称,其将于2017年12月23日前按期兑付完毕所有在线待兑付标的。


颇为巧合的是,摩恩电气从12月4日开始连跌了3天,跌去12.99%。



图片来源:choice数据


2018年7月28日,东融汇理财发布提现公告称其平台产品均已如期兑付,并提醒客户于7月28日前尽快提现。


2018年8月2日,合家金融微博发布逾期公告。


2018年8月6日晚间,摩恩电气公告称,叶振因个人原因辞去其所担任的摩恩电气副总经理职务。


2018年8月9日,朝阳永续代销产品现逾期。


2018年11月13日,扬杰科技发布理财踩雷东融基金的公告,并表示称已报警。


在不少投资人心中,只要叶振还在,东融就还“活着”。他们用旧东融与新东融来划分东融的两个时代。也许,“新东融”的名字能够给予他们一点安慰,也许三年的时间里叶振能够还上所有的欠款,也许他们所拥有的债权对应资产能够完整的得到处置变现,也许前期投入的本金得以全身而退……


也有人已不再相信叶振任何解释,他们言辞激烈的表示,所谓三年兑付只是缓兵之计,而诉讼期只有两年。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