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几次三番说不清楚,天首发展被深交所盯上

富凯财经2767211/19 22:42

虽然投资者对有PE背景的天首集团入主天首发展有着极高的预估,但是,公司股价从三年前18.82元/股的高价跌至现如今的6.86元/股,逾六成的跌幅让投资者梦碎。

标签: PE 天首发展 深交所

来源:富凯财经(ID:fukaicaijing)


11月17日,天首发展发布公告,再次延期回复深交所对公司重组的问询函。一个月前,深交所就重组事宜向天首发展发出问询函,该公司分别于10月25日、10月31日和11月8日申请延期回复。11月12日,天首发展收到深交所关注函,11月15日,该公司向深交所提交回复文件,但直到目前,仍在与监管部门就《问询函》相关问题的回复内容进行沟通确认。


2015年5月份,在天首发展的前身“内蒙发展”股权争夺战落幕后,以公司原董事长马雅辞职,天首集团董事局主席邱士杰上任告终。靠PE发家的天首系的入主燃起了投资者的热情,但是,三年后业绩亏损股价大幅下跌的天首发展掐灭了投资者对有着PE背景的天首集团入主的幻想。


PE背景“画大饼”


回顾天首集团发家史可知,其于2005年至2006年以PE(股权投资)投资方式,即“私募股权投资”,获得市场化运作的第一桶金,即与业内有风险辨识能力的自然人及有实力的机构投资者形成了初具规模的资本实力。此后,集团先后成立创投公司、基金公司、参与多地小贷公司、成立自有投资担保公司等。


2015年,天首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邱天曾规划了天首控股公司的发展蓝图,一方面天首控股公司将根据国内外不同行业的发展现状,对旗下子集团进行新的资源配置,最终实现子集团个体上市。另一方面天首基金也将在2015年逐步走向公募化,从而成为多元化业务的金融控股集团。


2015年8月末,携有天首集团背景的邱士杰通过增资公司控股股东合慧伟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彼时,投资者认为有着PE背景的邱士杰的入主将为公司带来大笔的资金和大批良好资源注入上市公司。


对此,邱士杰也曾表示,间接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只要目的是通过行使股东权利并承担股东义务,积极推动公司的产业调整,优化公司资产结构,提升公司的盈利水平及持续经营能力。


同时,其还表示在未来12个月内拟对公司实施资产重组,将公司收益低。负担重的不良资产置换出上市公司。然而,三年后,更名为天首发展后的公司依然未能摆脱亏损的泥沼,股价更是跌的惨不忍睹。


身陷业绩“黑洞”


事实上,在邱士杰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之后,公司曾先后筹划重组、定增事宜。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三年后的天首发展不仅毫无建树,反而陷入业绩即将出现连年亏损的预期中。


2018年三季报显示,公司2018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1798.04万元,同比下降51.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823.63万元。


公司曾解释亏损原因:一是公司收购的吉林天池钼业有限公司75%股权于2017年12月29日完成过户手续,本报告期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当期计提借款利息所致;二是公司于2017年12月29日向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取得的两年期9700万元信托贷款,计提贷款利息所致;三是纺织品生产经营情况受市场行情影响,亏损局面未得到改善;四是因公司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增加了费用支出。


由于2017年公司已经亏损2152.78万元,如果2018年业绩继续亏损,公司很可能再次被ST。值得注意的是,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净利润已经连续6年为负数。


在2017年年报审计报告中,大华会计师事务所提出,天首发展截至2017年末累计净亏损2.87亿,2017年亦为亏损状态,大华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转型之路坎坷难行


此前,公司也曾提出要转型,但随着重组置出纺织资产失败、收购钼矿资产至今因缺钱闲置、非公开发行被否等一系列挫折。最近,公司筹划数月的跨界并购光热资产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也被终止。


8月26日晚间,天首发展宣布终止期间筹划的重大资产收购资产事项,这代表公司对内蒙古新源光热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源光热”)75%股权的收购告吹。公司称“本次终止重组的原因是交易双方对具体条款经多次协商未达成一致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重组终止的公告发布前夕,公司还发布了另一项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这令部分投资者担心收购新源光热的方案有变。几天后,投资者的担心也成为了现实。


由于天首发展在8月27日宣布终止重组的前一交易日,即8月24日再度宣布了出售资产的重组事项。该现象让天首发展在9月11日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要求天首发展对终止收购新源光热股权事项、筹划出售四海氨纶股权事项的论证过程和时间安排是否审慎进行详细说明。


甚至有律师质疑,公司“掐点”的重组行为存在规避相关条款的可能。


对此,公司强调,出售四海氨纶的事项为公司自2014年以来公司战略转型工作的重要内容,且为公司董事会决议终止重大资产收购之前筹划的事项,公司将继续推进该股权出售事宜。


据了解,早在2014年,天首发展就曾拟出售四海氨纶的22.26%股权,但因天首发展持有的四海氨纶的股权被法院查封和冻结,2014年的股权转让最终未完成交割。2016年8月份,天首发展再次筹划出售四海氨纶22.26%股权,不过,于2017年1月份终止。


公司称,国内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公司及相关各方认为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条件不够成熟,加之此次重大资产重组涉及的标的股权被司法冻结事项需进一步沟通解决。


数据显示,2016年,四海氨纶亏损近亿元,2017年亏损也上千万元。好消息是四海氨纶核心资产土地使用权取得时原值为2442.03万元,累计摊销超过900万元。公司今年7月份公告显示,目前该土地使用权的市场公允价值约为1.5亿元。


现如今,公司第三次拟出售四海氨纶22.26%股权,不知道这一次的出售是否会出现变数呢?


再画钼矿大饼?


事实上,天首发展的转型也有一个钼矿项目算是成功了一半。天池钼业是天首发展2017年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收购而来的子公司,也是自邱士杰入主后公司仅有的转型成果。但因资金问题,使得该项目无法进行。


为此,公司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436.44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12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计划用于天池钼业的钼矿石在建工程,以及支付购买天池钼业75%股权和天池钼业3.42亿元债务的部分剩余款项。


按照定增方案的分析,由于此前钼精矿均价持续下跌,2015年全球大中型钼矿山纷纷启动减产、停产计划,而当年5月起中国钼产品出口关税正式取消,供求关系逐渐平稳,钼精矿2016年全年价格涨幅超过30%,2017年钼精矿价格全年涨幅达到35.33%。公司预计,季德钼矿日处理25000吨钼矿石项目建设达产后,年均可实现营业收入10.23亿元,实现净利润1.85亿元。


公告显示,公司当前正在就天池钼业的矿山建设与具备资质的设计单位、设备供应商、施工承建单位等积极沟通,并已开展矿山建设所需的前期道路、桥梁部分工程施工工作,2018年是矿山的建设期,预计2019年下半年将实现矿山的试运行。


但是,在资金不足的情况下,该矿山何时贡献利润仍需画个问号。据定增公告显示,由于天池钼业资金不足,目前季德钼矿日处理25000吨钼矿石项目矿山建设进展缓慢,尚未建成投产。


有投资者质疑:“天首发展本次定增股份数量已经达到目前总股本的20%,已达到定增规定中的发行上限。但天首发展二级市场股价仅在6元/股上下浮动,即便按市价顶格发行,公司所能募集的资金恐仅在4亿元上下,与计划募集的14.12亿元相去甚远。”


针对这一问题,天首发展董事长邱士杰在8月27日举办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回应称,若本次发行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低于拟投资项目的实际资金需求总额,公司将根据实际募集资金数额及各项目的轻重缓急等情况,调整并最终决定募集资金的具体投资项目、优先顺序及各项目具体投资数额,不足部分由公司自筹解决。


富凯君发现,似乎为了缓解投资者的上述募资资金不足问题,天首发展的股价在近期出现连续上涨,继10月12日,公司股价跌至近年来的最低点5.14元/股后,公司股价开始节节升高,截至11月16日,公司股价已涨至6.86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