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大北农过度扩张引危机 实控人邵根伙已准备将“烂摊”交给国家队?

大北农业绩下滑是否与近年来的过度并购有关?实控人邵根伙在国家队的援助下似乎不必再为了股权质押平仓风险而担忧,然而转让股权后的大北农能否处理好目前的各类隐患呢?

标签: 大北农 上市公司 股权转让

11 月23日,北大农发布了筹划重大事项停牌公告,称公司实控人、董事长邵根伙正在筹划有关公司的战略合作事项,可能涉及北京市国资下属某国有企业或关联公司受让其部分股份,可能涉及公司的控制权发生变动。


具体是哪家国企,大北农表示:目前还不好回答。而实控人邵根伙面临的股权质押风险或许是此次股权转让的动因。


大北农2018年三季报显示,邵根伙持有公司41.25%的股份,其质押比例高达99.99%,另有4963万股被冻结。



来源:大北农三季报


根据Choice数据,上述部分质押平仓价格大约在4.02~8.29元左右,而大北农最新报价仅为3.38元/股,已到达平仓线。


对于平仓风险,大北农在10月30日表示,除国海证券向交易所及相关机构主张质权外,其他债权人都未采取强制平仓的措施。实际控制人股票质押融资共8家债权人,其中最大债权人民生银行已于9月办理延期,以上债务暂无被平仓风险。


10月26日,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科金”)率先发行了8亿元支持优质科技企业发展专项公司债券,为优质科技企业提供债权性融资支持。其中就包括大北农。


并购与扩张


10月30日,监管问询了大北农关于股权质押所获资金的用途,公司回复称,实际控制人质押主要用于农业实业经营或农业投资,其中大部分用于农牧行业投 资,如乳业、种业(水稻/玉米、种薯育种)、粮食收储、畜牧养殖等。


近几年来,公司在农业等各个领域动作频频,疯狂布局全产业链。


2016年,公司先后以人民币5亿元与北京融拓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金正大和普莱柯联合发起设立农业产业投资基金、以4328万元收购黑龙江天佑农业全部股权、以1920万元收购丹寨县时代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全部资产、向晓鸣农牧及其子公司增资5000万元、以自有资金1.2亿元收购黑龙江省龙科种业集团49.05%的股权。产业涉及畜禽繁育及养殖、水产养殖、农作物育种及销售,等等。


2017年上半年,大北农陆续在二级市场大肆买入荃银高科,荃银高科是一家从事杂交水稻等各类农作物种子育繁推一体化的农业上市公司。大北农表示,此次股权变动出于对荃银高科未来发展的信心。


2017年9月大北农发布公告,拟以2.8亿元收购荣昌育种45.61%股份,荣昌育种是新三板养猪第一股,大北农希望通过此次收购,将自身育种实力再上一个台阶。


2018年9月,大北农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北京科高大北农饲料有限责任公司拟收购北京金色农华种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6.74%的股权。金色农华系公司设立的主要经营水稻、玉米等农作物种子的控股子公司,本次股权收购总价约为5.35亿元。


事实上,公司在全产业链的布局上还远不止于此,据不完全统计,单2017年,大北农单单在养猪方面的投资就接近40亿元。


业绩下滑 资金面承压


回顾大北农的历史业绩表现,公司自2010年上市以来,只有2015年归属净利润出现过一次下滑,其余年份中,公司净利润基本处于稳步增长的态势。


不过,公司频频大手笔的并购与扩张,非但没能让业绩实现更高的跨越。相反,大北农2018年的业绩出现了变脸,三季报显示,公司归属净利润为4.41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8.39亿元,大幅下滑了47.52%。而扣非净利润仅为9963万元,同比下降87%。


不仅如此,大北农对于今年一整年的公司业绩的预计也不乐观,预计全年归属净利润变动幅度为-60%至-30%。



来源:大北农三季报


关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大北农表示,生猪养殖行情低迷和饲料原料价格波动,是导致公司成本上升例如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


此外,公司货币资金的大幅下降,以及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大幅增长,一定程度上也导致资金面承压。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较年初数减少160,709.70万元,较年初下降42.43%,主要系公司将暂时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投资付款增加等所致。


同期应收票据应收账款较年初数增加95,784.10万元,较年初增长68.81%,主要系公司对部分信誉良好、短期资金周转困难的大客户提高了欠款额度所致。


荃银高科埋下隐患?


在所有大北农的投资项目中,对上市公司荃银高科的投资或受到了最多的关注。自2017年举牌荃银高科以来,大北农便开始不断加仓。


数据显示,自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的一年时间里,大北农的持仓比例从7.58%增加至14.17%,持股数量为6094万股,根据目前的股价,持有金额接近6亿元。


荃银高科自2010年上市之初,股权就比较分散,而股权之争也由来已久。虽然大北农目前在十大股东中排名第一,但是中植系旗下中新融泽、中新融鑫等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或更高一点,而荃银高科的董事长张琴的持股比例也有10.52%,董事贾桂兰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为10.4%,目前形成了四方势力,大北农正是从2017年开始加入了这场混战。


不过,在11月21日,中化集团全资子公司中化现代农业拟受让公司21.5%的股份并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转让后,大北农的持股并未发生变化。


大北农曾表示,对荃银高科未来发展的充满信心,对其有着良好投资价值的预期,将积极支持上市公司长期、健康、稳定的发展。甚至还表示,举牌荃银高科和中植系无直接关系,举牌是为了壮大民族种业。


不过,荃银高科自2018年以来,在二级市场中陷入了流动性危机。尤其到了下半年,日成交额大多数时候均低于1000万,有时甚至只有100多万的成交额,截至11月27日收盘,荃银高科一个上午才成交了77万元,全体收盘成交仅283万元。



来源:Choice数据


不仅如此,公司股东人数也在不断减少,截至2018年9月30日,股东人数只有7400余户,相比两年前减少逾50%。而股价全表现却异常平稳,或许早已被大股东们“市值管理”了?


以目前大北农的持股比例,在这样的流动性情况下,想要全身而退几乎不可能。而即使选择长期持股,也可能要面对随时崩盘的风险,可谓是进退两难。


2018年6月,大北农公告称,总裁邵根伙先生申请离任公司总裁职务的申请(保留董事长职务),并于6月5日审议通过了《关于聘任公司新总裁的议案》,聘请张立忠为公司总裁,负责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事务。


另一方面,自大北农收购中国圣牧以来,邵根伙于2017年6月接任了中国圣牧董事长,今年4月,邵根伙参加中国奶业协会,并当选中国奶业协会副会长,实控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牛奶行业。邵根伙似乎已经提前开始为转手目前的摊子做好了准备。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