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刘立荣如何把金立集团带到了死亡的边缘

知名财经评论人 皮海洲916622018/11/30 19:50

“金品质、立天下”,这是国产金立手机的广告词,这句广告词曾经风靡一时。而与此相对应的是,金立集团曾经的辉煌。2010年,金立就已做到了国产手机第一、全行业第三(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的位置。就在两年前智能手机大普及的时候,金立手机2016年的出货量也冲刺到4000万部。

标签: 市场经济 债务管理 企业负债

来源:皮海洲(ID:pihaizhou)


“金品质、立天下”,这是国产金立手机的广告词,这句广告词曾经风靡一时。而与此相对应的是,金立集团曾经的辉煌。2010年,金立就已做到了国产手机第一、全行业第三(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的位置。就在两年前智能手机大普及的时候,金立手机2016年的出货量也冲刺到4000万部。


但这已经是昔日的辉煌了。据赛诺统计,今年上半年,金立仅出货377万台,排中国市场第8。而在金立手机被市场冷落的同时,金立集团也走到了尽头。11月23日,金立召开了金融债权人会议,有60余位代表出席。金立方面并未对外说明“股东决议”是什么,不过,根据传出的消息,几乎所有金融债权人都同意破产重组。11月28日,金立将召开经营性债权人会议,参与人主要是债务在8000万以上的供应商债权人。金立面临着被人鱼肉的命运。


而作为金立董事长的刘立荣境况同样不妙。据报道,刚刚过去的几天前,金立第二大股东卢光辉主持召开了股东会议,会议已经明确,刘立荣、金立财务总监何大兵要离开金立董事会。在金立,大大小小的自然人股东有18个,踢走刘立荣已成了共识。


 刘立荣与金立集团走到今天的地步令人痛心。但这也是无奈之举,是市场的选择。毕竟金立负债高达170亿元,不仅拖累了自己的供应商,包括多家上市公司也为之受累,就连自己员工的工资都拖欠着不能正常发放。以至今年1月,刘立荣41.4%的股权被法院冻结,金立的危机也因此而爆发。


应该说,金立之败并非偶然,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必然,它所暴露出来的其实是很多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的一种先天性的短板。


金立集团之所以出现170亿元的高额负债,这其实是与公司对董事长刘立荣权力遏制的失控是有很大关系的。金立的钱去哪了?有说刘立荣赌博输了,实际上刘立荣也承诺自己赌博输了十几亿;有说被刘立荣挪用了,刘立荣也承认自己“借用”了单位的资金;刘立荣还说,营销费用花了几十个亿,但并没有得到金立高管的认同,如时任金立副总裁的俞雷表示,60亿广告费用“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算出来的”。当然,刘立荣还说钱被亏掉了,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


在上述诸多问题中,刘立荣赌博输钱也好,挪用单位资金也罢,这暴露出来的就是刘立荣权力失控的问题。因为金立集团是刘立荣于2002年一手创办起来的。十几年来在公司有着绝对的权威,公司的一切都是其一个人说了算,任何人都不能威胁到他的权力。这个问题其实是很多民营企业的共性。也正是因为这个问题的存在,所以刘立荣可以拿公司的钱来豪赌,可以随意挪用企业的资金。如果能够对刘立荣的权力进行控制,那么至少刘立荣赌博与挪用金立资金的问题就可以避免了,金立也就不会沦落到需要破产重组的地步。


而在刘立荣权力失控的同时,也暴露出了金立集团财务混乱的问题。不论刘立荣拿单位的资金豪赌也好,挪用单位资金也罢,包括营销费用的开支,都暴露了金立财务管理的混乱,如果财务管理称职的话,刘立荣的权力也许就可以得到遏制了。尤其是金立账务上还有做假账的嫌疑。刘立荣说,2013年到2015年,金立平均起来每个月亏损不低于1个亿,到2016年和2017年每个月亏损不低于2个亿。而从金立公开的数据来看,2016年,金立营收达到270多亿,净利润13.3亿,当年现金余额为7.3亿。2017年上半年,金立营收则为150多亿,净利润则为7.6亿,现金余额10.3亿。很显然,在刘立荣与财务之间明显有一方是在说谎。此外,另有消息称,“刘立荣和财务负责人将金立很大一部分的账目毁了,投资方都不接受这样的一团乱账。”这就更加表明金立财务管理的混乱了。


而财务管理的混乱这同样又是一些民营企业的共性。正因为企业是由大老板一个人说了算,而且财务负责人又必须是大老板的自己人,如此一来,企业的财务也就由大老板说了算,大老板叫怎么做就怎么做。如此一来,民企的财务管理也就起不到监督作用,也就更加不可能制约企业的大老板了。在金立集团,财务监管基本上没有发挥任何作用。刘立荣的权力因此无控制地膨胀,并最终把金立带到了死亡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