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ST尤夫解困基金背后隐现资本玩家,中植系、中技系变向自救?

解困的条件,一是有核心技术,二是以流动性与资金链为纾困标准。相比之下,正在接受解困资金的ST尤夫显得颇为特殊。一边是实控人刚刚易主,尤夫股份就送上了3个跌停;另一边是二股东中植系逆势加仓,越跌越买。中技系退出后,尚未走出泥潭的尤夫股份又进入了新的混沌,而擅长以二股东身份参与上市公司资本运作的中植系,如今竟然套了“解困”的马甲。

标签: 尤夫股份 上市公司 中植系

12月1日,尤夫股份因2018年11月28日、11月29日、11月30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12%,发布了异常波动公告,经自查核实之后,公司并无发现异常。


事实上,就在异常波动的前一天,11月27日,尤夫股份公告称,北京航天智融科技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航天智融”)有条件受让苏州正悦持有的尤夫控股的 100% 股权,从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 29.8%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据悉,航天智融分别由航天科工与航天融创各持股50%,而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是一家大型国企。


既然都被国资委接盘了,为何还会遭遇惨跌呢?不过这还不算最惨的,尤夫股份一路走来可谓命运多舛,而中技系的资金危机或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中技系的倒下


尤夫股份成立于2003年,于2010年登陆A股,主要从事涤纶工业丝等化纤类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6年,公司创始人茅惠新作价18.96亿元将尤夫控股100%股权转让给苏州正悦,于是苏州正悦间接持有尤夫股份29.8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7年5月,中技集团收购了苏州正悦100%的股权,股权转让完成后,中技集团将控制尤夫股份29.80%的股份,中技系大佬颜静刚成为公司的实控人。


颜静刚于2005年成立了中技桩业,并担任董事长兼总裁,公司业务主要经营制造空心方桩。


2010年,才30岁出头的颜静刚就试图将中技申请上市,不过最终因多起严重弄的工伤事故,未能成行。


2013年12月,中技桩业借壳富控互动成功上市。2014年,中技桩业更名为中技控股以后,中技系的身影便频频出现在A股市场上。在入主尤夫股份之前,中技集团还控股了另一家上市公司宏达矿业。


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颜静刚以身价100亿元排在第368位,相较其首次入榜的2015年,排名跃升了119位。


然而,表面的风光,却是建立在大量的股权质押之上的。颜静刚几乎一拿到上市公司股权后就悉数质押,最大限度提高资金利用率的同时,也埋下了无数隐患。


2018年1月,中技系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同时发布了股份或资产被冻结的公告,其中就包括了尤夫股份。随后又爆出尤夫股份、上海晶茨、富控传媒、中技桩业、宏达矿业、富控互动、颜静刚、梁秀红等涉及民间借贷纠纷案。上市公司与颜静刚均被立案调查。


随后,尤夫股份的股价坠入无敌深渊,2018年1月17日至5月7日,连续28个跌停板,市值缩水30亿。


成立上海垚阔,纾困还是自救


其实,在开启28个跌停前,尤夫股份并没有坐以待毙,1月18日,公司先是紧急按下了“停牌”键,随后与今年3月披露了两则利好,一则是公司或将被纳入航天科工集团旗下,另一则是中融信托、晋中银行等投资人有意向设立一只总规模约64亿元的解困基金,以支持*ST尤夫发展及解决上市公司面临的困境。


利好消息最终没能改变股价崩溃的命运,解困基金上海垚阔企业管理中心 (以下简称“上海垚阔”)一直到今年8月16日才成立,而基金规模也从64亿严重缩水至9.1亿元(之后又有增资至19亿)。


巧合的是,尤夫股份正是从今年8月中旬突然开始发力,到11月中旬时,累计最大涨幅达到惊人的150%。不知这样的走势一定程度上算不算“解困”了?


不过根据公司11月7日发布的公告,在10月之前的买盘并非来自上海垚阔,而是“另有其人”,上海垚阔是在10月11日至11月7日期间,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据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垚阔由多家资管与信托公司组成,其中中融国际信托 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国际”)先是认缴2亿元,后又增资至5.75亿元。而中融国际正是由中植系控股。



来源:尤夫股份公告书


不仅如此,上海垚阔的法人代表黄婧还是中技系背景出身,曾在2011年5月至2014年1月任上海中技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她同时也是上海垚阔另一发起人上海泓甄帝通的执行董事。


这样看来,所谓的专项解困资金实则来自中植系与中技系的联手。而且,中融国际原本就是尤夫股份的十大股东之一,截至三季度持有上市公司6.99%的股份,因此逻辑上讲,或许中植系即是在“救人”也是在“救己”。


中植系却在逆势加仓?


如今,央企航天智融花25亿接盘,中技系开始退出,但是中植系却因看好公司未来业务选择继续加仓。



来源:尤夫股份公告书


11月29日,尤夫股份发布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上海垚阔在11月12日至11月29日继续加仓1990余万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达10%。


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间里,尤夫股份的股价经历了连续跌停,而上海垚阔似乎并不关心股价,只是为了完成“机械式”的增持目标。可以看到,第二次加仓的股数与第一次几乎完全相同,像是早就计算好的。


根据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报告看,上海垚阔与中融国际存在一致行动关系,截至目前,两者合并计算持股比例达到 16.99%。中植系这次又坐上了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11月26日,上海垚阔向实控人航天智融出具了《不谋求控制权的承诺函》,提到:上海垚阔尊重航天智融对上市公司的控制地位,上海垚阔、上海垚阔的合伙人及其各自关联方不会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单独或与第三方联合谋求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和以往一样,中植系只负责做好自己的二股东,业务经营的事则交给大股东。


航天智融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集团业务领域主要是航天,这次收购*ST尤夫,是希望引进新能源,将其业务应用于集团的需求上。


据后续计划显示,未来12个月内,航天智融不排除对*ST尤夫的主营业务进行完善的可能,且不排除尝试对其资产、业务进行调整的可能。


而这种“调整”似乎正在进行时。12月1日,尤夫股份公告称,公司董事、监事、总经理、财务总监等高管,集体辞职,包括翁中华先 生、吕彬先生、宋国尧先生、崔皓丹先生、左德起先生、陈晓龙先生在内,且部分人员辞职后将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不过,中技系留给尤夫股份的后遗症还有很多。截至目前,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的立案调查仍在进行中,尚无最终调查结论。


而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还有一大堆的诉讼和仲裁案要面对。截至12月3日,47起案件中涉及金额合计达28.8亿元,其中有12起,原告、申请人已撤回起诉、仲裁请求,涉及金额4.1亿元;3起已调解,涉及金额1.7亿元。其他诉讼、仲裁事项尚未产生最终判决结果。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