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华凯保险宫斗!主办券商一连三次风险提示“操碎了心”

环球老虎财经 王雪微27839702/15 00:56

2月12日,作为挂牌主办商的财通证券再次提示华凯保险股东纷争或将带来的不利影响,而这已经是短短一个半月时间,主办券商的第三次提示。扭亏在即,上市在望的华凯保险,董事会却割裂成了“两派”,真假公章,谁是谁非难以分辨。一年八次减持的大股东,与涉嫌利用关联交易利益输送的新股东方,究竟谁才是“真爱”?毋庸置疑的是,眼下的纷争对华凯保险未来的发展将影响甚深。

标签: 人事调整 保险 新三板

截至2月12日,作为主办券商的财通证券,已经是年内第三次对华凯保险进行了风险提示。财通证券表示,华凯保险股东之间发生控制权之争、存在严重分歧,公司存在经营管理层不稳定的风险,可能对公司信息披露、正常经营和持续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图片来源:choice


接连三次的风险提示背后,新三板华凯保险的这一次内斗究竟是有多生猛。亏损时反倒是相安无事,2018年上半年刚刚扭亏转盈就落入纷争不断,只能共苦无法同甘?


在最新的一份公告中,被罢免的董事长詹詇铄提交的一份通知书显示,华凯保险第二大股东上海灏商将华凯保险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判令撤销公司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据公告披露,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


在此之前,华凯保险已被其第四大股东上海涛勤同样告上了法庭。


董事会“迷局”


这一场纷争从2018年中的一次换届选举开始发酵。


2018年6月,华凯保险进行了一次换届选举,詹詇铄被任命为董事长,吴褘卉为总经理,任期均为3年。与此同时,原本董事会中的梁松、方军均被“替换”,更替进入的是吴褘卉与文国泰。



图片来源:华凯保险中报


天眼查显示,詹詇铄为华凯保险第二大股东上海灏商的董事长与股东,吴褘卉持有华凯保险第四大股东上海涛勤80%的股权。此外,董力军为第五大股东安信资产的法人与股东,被换下的梁松、方军与仍在董事会内的陈盈则代表着第一大股东华盟投资。


在他们的身后,是华凯保险四大股东的身影。


而后,陈盈与董力军的相继因故辞任,原有的平衡逐渐重心偏移。也为华凯保险的“内斗”正式拉开帷幕。


2019年1月2日,华凯保险公告称董秘方健在2018年12月18日上午及2018年12月19日下午两次“办理与其岗位不恰当事件”,给公司的办公秩序造成影响,对员工造成恐慌,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营工作,故对董秘方健即日起予以免职处理。


此时,由于陈盈与董力军的辞职,华凯保险的董事会中只剩下3人,也就是詹詇铄、吴褘卉与文国泰。被免职处理的方健与此前已辞任的陈盈同样为“华盟系”。


身为第一大股东的华盟投资在董事会中竟无一人代表?华盟投资自然是不服的。1月8日,华凯保险的董事会收到了华盟投资书面提交的增加临时议案的通知,提议在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中增加《要求罢免詹詇铄、吴禕卉和文国泰三位董事,提名何邦会、梁松、方军、陈俊、梁华为公司董事的议案》。


除何邦会以外,其余提名董事均出现在杭州华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东名单之中。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是双方各执一词,针锋相对。


在财通证券的风险提示公告中为我们描述了事件的后续走向,1月16日华盟投资自主召集召开了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罢免詹詇铄、吴禕卉和文国泰三位董事的议案》与补选新董事的议案。


2019年1月18日,新的董事会成员重新选举何邦会为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而后华盟投资新任命的董事们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同时,何邦会为代表的董事会以华凯保险公章、董事会章遗失为由申请补刻,新公章在1月19日启用。


 而在华凯保险1月21日的公告中,则表示“鉴于部分股东于2019年1月16日起违法霸占公司住所”更换了股东大会召开地点。随后,以詹詇铄为代表的董事会成员报案称公章被伪造,股东大会也因股东协商未果导致被迫休会终止。2019年1月23日,上海涛勤于浙江省龙泉市人民法院起诉华凯保险要求撤销16日的决议。


2019年1月23日召开的华凯保险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仍旧未能令詹詇铄如愿,罢免议案依然被通过。于是乎,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华凯保险的原董事长詹詇铄第二次把公司告上了法庭。


一方“八次减持”,一方“关联交易”


有意思的是,2018年6月之前,华盟投资对华凯保险却并非是如此“热切”。


从最初79.65%的持股比例,到截至2018上半年末的40.49%,华盟投资在2017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里共计八次减持华凯保险。



也正是伴随着华盟投资的一次次减持,2017年10月26日起詹詇铄所代表的上海灏商与望莎文化、涛勤投资“新进”到了华凯保险的股东名单之中。


你来我往,很是和谐。


怎料到此前似已萌生退意的大股东,突然间又如此在意,难道是应了那句老话,待到要失去之时,方才懂得珍惜?


如此来看,华凯保险的两大股东阵营也就不难理解了。以华盟投资与浙江安信资产为代表的“旧势力”,与上海灏商、望莎文化与涛勤投资所代表的“新一派”,展开了对公司控制权的激烈角逐。且不论华盟投资减持究竟是何意,“新一派”的加入显然对华凯保险有着自己的安排。


就在2018年6月13日,华凯保险披露一则由财通证券发布的关联方资金占用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2018年4月18日-4月26日,华凯保险向关联方贵州至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拆出6笔共计2100万元的资金,届时尚余2000万元未归还。



图片来源:天眼查


天眼查显示,至惠金服正是华凯保险第二大股上海东灏商旗下子公司,詹詇铄为关联股东,灏商信息与华凯保险分别持股55%、19%。


有业内人士就此事分析指出,“此类股东未必把保险中介作为保险机构在运营,而是看做其融资渠道。”


从华凯保险目前已披露的财报数据来看,华凯保险正处于营收正快速增长、净利润转盈的上升期间。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3.1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39.91%,扣非净利润达到137万元。


方才柳暗花明,就遭遇了来自几大股东的纷争,未来也变的不甚明朗。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