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天风证券首份年报即下滑,上市半年“腰斩价”配股募80亿!

环球老虎财经 韩理19491404/16 21:26

上市半年的天风证券亮出了首份年报,增收不增利和“小气”的分红受到市场吐槽。不仅如此,天风证券还要配股80亿!其中10亿资金竟然还要用于研究业务,为什么研究所要花这么多钱?这也许和天风证券鸡血式的机构业务逻辑有关。

标签: 天风证券 券商 分红

分红少,刚上市便用配股融资,业绩还下滑——业绩发布会当天的天风证券,静水流深。


4月16日,天风证券公告称,将于4月19日在“上证e互动”召开现金分红说明会,解释其分红少,上市后又赶集融资的缘由。


根据预案,天风证券拟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送现金红利0.07元(含税),共派送现金红利3626万元,占当年母公司实现的可供分配利润比例为25.2%,占当年合并报表中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例为12%。本次分配后,母公司剩余未分配利润16.7亿元转入下一年度。


针对这一分红情况,天风证券称,目前公司正处于上市后经纪业务、投资类业务、研究业务等转型、提升的关键阶段,同时也是市场行情转好,各项业务机会越来越多的发展时机,需确保有相对充足的资本保证各项战略举措的实施。


4月15日晚间,天风证券披露了2018年业绩。年报显示,公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32.77亿元,同比上升9.7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3亿元,同比下降26.1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70亿元,同比下降33.29%。


这是天风证券上市后交出的首份年报,增收不增利,其年报的数据可以看出,虽然天风证券不少业务营收增加,但同时其业务成本也在增加。


而在公布了一份并不“好看”的年报之后,天风证券还发起了配股募资。公告显示,天风证券拟按每10股配售不超过3股的比例向全体股东配股,可配股数量不超过15.54亿股,募资不超过80亿元,折算单价在5元左右,与4月16日收盘价10.16元相去甚远。


分仓返点激励红利疑似下滑,研究业务投入10亿


根据天风证券募资80亿的方向,其中子公司增资及优化布局不超过25亿、加强财富管理业务不超过15亿、增加证券自营规模不超过15亿元、加大研究业务的投入10亿元、加大IT技术平台建设投入不超过5亿,另有其他运营资金安排不超过10亿。


何为研究业务投入?在年报中,天风证券特别列出了研究业务,并称,2018年其发布证券研究报告近 7000 篇,根据万得资讯数据统计,天风证券研究报告阅读总量和综合影响力均排名第一。


事实上,在招股书中,天风证券就曾提及会将IPO募集的资金一部分用于加大研究业务投入。那么该部分投入有没有成效呢?


从天风证券本身看是有的。年报中经纪业务构成可以看出,研究员所带来的分仓收入疑似占比超过50%。


分仓收入年报中的交易单元席位租赁,天风证券的经纪业务收入为6.16亿元,其中交易单元席位租赁收入为3.39亿元。


据悉,天风证券的分仓收入的突起是在2017年上半年。彼时,大部分券商都遭遇了分仓收入的大幅下滑,而天风证券却在短短半年时间里从21名上升到了第7名。


究其原因,或许其在2016年重金挖人有关。


近年来,天风证券成功挖角多位明星分析师,从原安信证券的赵晓光,现任天风证券副总裁、研究所所长,到原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都是“新财富”榜上有名的分析师。


业内人士人所共知,天风证券地处非沿海金融发达地区,网点分布有限,机构业务是其主攻方向,2016年时,依托分仓佣金提成,才得以笼络了一大批行业首席分析师加盟。


不过,从现在券商整体的分仓收入的排名来看,重金挖掘的效果光环已经逐渐散去。在2018年上半年公募基金佣金分仓收入排行中,天风证券排名仅提高一名,而同为中小券商的长江证券却稳稳占据着第一的位置。


据长江证券的董事长刘元瑞表示,长江证券研究所的打法与业内不同,不只是以高价吸引明星分析师,而更注重真正的投研与买方服务。同时,长江证券已经开始从团队内部自主培养优秀的分析师,而不采取与天风同样的挖角策略,目前却已经超过了天风。


投行业务下滑近50%


天风证券主营业务共有八类,分别是经纪业务、投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自营业务、研究业务、私募业务和期货业务和私募基金业务,此外还有海外业务。


而在这份年报中,有4项业务处于下滑状态,包括: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期货经纪业务、私募基金业务四类业务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其中投行业务下滑幅度最大,同比下滑49.79%;资管业务同比下滑9.83%;期货业务同比下滑22.46%;私募业务同比下滑23.1%。


需要指出的是,天等证券的主要核心业务为经纪业务、自营业务和投行业务。


2017年天风证券还曾获得《新财富》评选的“进步最快投行”奖,其投行业务水平得到过行业内的肯定。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7年投资银行总部建立起一支拥有100人以上、包括30余名保荐代表人的投行团队,团队平均从业年限超过8年。


不过这依然没能改变天风证券“看天吃饭”的属性。2018年,在市场IPO收紧的情况下,天风证券的投行业务同样受到了冲击。去年8月,天风证券还曾与上海证券报合作,全面深化在投行业务等方面的合作。


股权质押频“踩雷”


报告期内,天风证券6起诉讼陷股票质押,涉及本金11.75亿元,其中涉及公司的共4起。


第一宗诉讼涉及之前暴雷的北讯集团。天风证券诉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合同纠纷案。天风证券与融资人龙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因龙跃实业质押的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经多次催促后其仍不履行补充担保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


天风证券要求偿还融资本金人民币3.90亿元及利息、违约金等。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26日判决龙跃实业向天风证券支付融资本金人民3.90亿元及利息、违约金等。2019年3月4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执行立案。


第二宗诉讼涉及本金1.31亿元。天风证券诉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合同纠纷案。天风证券与融资人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因银亿控股质押的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经多次催促后其仍不履行补充担保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


天风证券于2019年2月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对银亿控股的民事诉讼,要求偿还融资本金人民币1.31亿元及利息、违约金等。2019年2月18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本案。2019年3月15日,天风证券对银亿控股采取了诉讼保全措施。截止报告日,尚未开庭。


第三宗诉讼涉及本金1122.06万元。天风证券诉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合同纠纷案。天风证券与融资人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展股票质押业务, 因长城公司质押的股票被司法冻结,经多次催促后其仍不履行回购义务,构成违约。


天风证券于2019年2月向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提起对长城公司的民事诉讼,要求其偿还融资本金人民币1122.06万元及利息、违约金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2月20日受理了本案,2019年3月28日,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通知长城公司对本案提出管辖权异议。


第四宗诉讼涉及本金6102.00万元。天风证券诉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合同纠纷案。天风证券与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开展股票质押业务,因国广环球质押的股票价格持续下跌,经多次催促后其仍不履行补充担保义务和承担违约责任,天风证券于2019年3月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对国广环球的民事诉讼,要求其偿还融资本金人民币6102.00万元及利息、违约金等。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受理了本案,截止报告日,尚未开庭。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