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又一个大白马雷了?亨通光电老板遭财务专家质疑私挪定增款

环球老虎财经 曹婧晨19700505/14 16:13

十年前名噪一时的财务专家“夏草”似乎要重出江湖,而他的近年的第一个质疑对象,就是证监会第一批民企专项债的发放对象之一——市值逾300亿的亨通光电,以及其实控人父子崔根良与崔巍。

标签: 亨通光电 债务 再融资

5月12日,被称为“财务打假战士”的夏草发布文章《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质疑上市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挪用上市公司定增款项,最后导致定增款项“不知去向”。


受此影响,亨通光电5月13日股价跌停报收,总市值被抹去近30亿。


而在盘后,亨通光电发布公告,对夏草文内的诸番质疑一一矢口否认,坚称公司未将定增款挪作它用,而公司实控人崔根良与之也无违规资金往来。


一个是久负盛名的官方财务专家;一个是专做国企生意,屡次获得官方信贷支持,“国家队”基金扎堆流通股,实控人还是人大代表的300亿大白马,这场是非,究竟是谁会笑到最后?


财务专家力怼亨通光电


夏草在《亨通光电33亿预付款与集团69亿其他应收款之谜》中,重点提及定增资金挪用,大额关联应收账,贸易交易合理性等问题。


2017年,亨通光电通过定增融资21亿,示意其存在大量资金需求;但同时,亨通光电却“豪爽”向凯乐科技支付大量预付款,截止2018年存量达到26亿。资金需求与资金预付同时高涨,此之谓疑点之一。


另一面,亨通光电存在大量应收账款,但应收账款中的一大部分来自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以及崔两根之子崔巍实际控制的有限合伙企业,这些有限合伙包括崔根良与凯乐科技合资的上海贝致恒,崔巍实际控制的上海汇至与共青城亨通等。


最后,夏草质疑上述有限合伙企业与2017年参与亨通光电定增的机构普罗投资,金元顺安等通过成立合资公司的方式,将资金回流到定增机构、上市公司母公司或实控人的手中。


除此之外,夏草通过援引亨通光电定增投入节奏过慢,募投方向多次变更,似强调其背后存在挪用定增款项的事实。


由此,夏草认为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通过一系列操作,将定增资金挪为己用。但具体用途并不知晓。


夏草原名郑朝晖,曾隶属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十年前,夏草是与刘姝威齐名的上市公司财务打假战士。2008年5月,夏草在对200家公司进行调研时,曝光了几十家涉嫌财务舞弊的上市公司,包括通化金马,平安证券、华夏建通、歌尔声学、鄂尔多斯、东方通信、九阳股份等公司都一度成为夏草的质疑对象。


值得注意的是,夏草的质疑得到了当时财政部会计司司长刘玉廷的力挺。证监会则对上述被点名的公司专门成立了问讯小组进行调查。包括证券从业协会会长,证监会等均在此后对夏草的工作有高度评价。


不过后来,功成名就的夏草放弃了上海国家会计学院讲师的工作,接受华泰联合证券研究所担任后台财务顾问,从此便较少在空开场合发表质疑财务的文章。此后,夏草开始淡出“财务打假”的行列。


亨通光电收盘回怼


有意思的是,就在质疑文章发酵之后,亨通光电于5月13日盘后紧急发布公告,对夏草提出的问题一一进行否认。


对于成立合资公司进行资金往来的问题,亨通光电表示,除去实际出资设立公司之外,合资公司与实控人作为股东的公司无资金往来;同时,亨通光电与公司实控人成立控股的公司共青城亨通与上海汇至发生的其他应收款均为“委托投资”,且该委托投资并未动用定增款项。


同时,亨通光电补充,公司大额预付款并未产生实际的现金支付,而是利用银行承兑汇票进行支付,并在产品交付之后对产生的贷款进行结算。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亨通光电极力否认质疑文章,但大多数情况下仅限于否认猜测本身,包括委托投资事项,合资设立公司的缘由,凯乐科技在获取银行承兑汇票后是否涉及融资与资金转移等,均尚未完全进行解释。


有意思的是,在近期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的大潮中,证监会曾披露亨通光电获得第一批民营企业专项支持债券发行资格。就在不久之后,证监会“御笔提名”财务专家顾问夏草便撰文质疑,颇有大水冲了龙王庙的感觉。


母公司拖累子公司?


在质疑声中,亨通光电股价大跌9.98%至16.23元,总市值报收308亿元,日内约30亿市值被抹去。


4月30日,亨通光电公布了2019年一季报。数据显示,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为67.99亿元,同比增长7.45%,录得净利润为4.57亿元,同比下降5.18%。虽然其营业收入仍在增长,但却难以掩盖增速下降的趋势。


而在业绩标中,亨通光电的现金流量表却是异常的惹眼,数据显示,一季度公司产生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为-5.29亿元。在三大财务报表中利润表是最容易藏污纳垢的,最难改的是现金流量表,因为它是以真实的现金流入和流出作为唯一的依据。


而亨通光电经营现金流大幅减少是由于其存在大额的应收账款,夏草认为,在亨通集团595.27亿元的总资产仅有49.38亿元的归母“净资产”背景下,其对外的其他应收账款却高达69亿元存在问题,这无疑拖累了上市公司的现金流。


而根据亨通光电日内的解释,其预付款尚未形成实际的现金流动。故预付款较大,仍不能解释公司出现净现金流流出的情况。


就目前而言巨额被占用的资金是否真的有问题还不得而知,但一纸质疑却将亨通光电浅表亮丽的外衣撕开了一道口子,内里或已开始糜烂。即便如此,亨通光电仍是亨通集团最核心、最有盈利能力的资产,亨通集团主体信用评级有AA+,但实际是上市公司子公司亨通光电贡献的。


不过,该评级报告也指出,亨通集团总债务规模维持高位,且母公司存在较大短期偿债压力。从当初的高速发展到如今的大额债务,亨通集团风险无限背后实则已经危机四伏。


又一下海神话要破灭?


说起亨通光电以及亨通集团,不得不提的是其实控人以及人称时代楷模的崔根良。


20世纪80年代初,崔根良从部队退伍后投身商海,在浙江承包了一家企业。后在老家吴江七都乡的党委书记“三顾茅庐”邀请崔根良回乡,担任濒临倒闭的吴江七都丝织服装厂厂长,几个月后丝织服装厂扭亏为盈,企业利润达60多万元。


服装厂“起死回生”后,镇政府又把另一家亏损严重的企业交到了崔根良的手上。虽然乳胶厂不到半年时间,就转亏为盈了,但在亚洲经济危机与市场整顿之下,乳胶厂很快就倒闭了。天赋异禀的崔根良,很快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创办一家新兴的电缆光缆企业,亨通光缆的雏形。


1994年,正式组建亨通集团,年销售额突破3.5亿元。2003年,亨通光缆产销量居国内第二,从一个负债百万元濒临倒闭的小厂,荣登全国通信电缆销售冠军,旗下子公司亨通光电也在这一年上市,随后光纤及光棒技术也被攻克。


至2010年亨通完全掌握了光纤、光棒的核心技术,成为中国唯一掌握光棒尖端技术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在技术的加持下,亨通集团开始走上高速发展的时期,且直接反应在了上市公司亨通光电的业绩以及股价上。 2014年-2017年亨通光电平均净利增速高达85%,股价自2014年5月30日2.9元涨至最高价33.36元,3年半十倍,公认的白马股。


不过,2013年亨通光电便显现出经营现金流的问题,数据显示这一年亨通光电的经营现金流为1.13亿元,同比骤降83.7%,高速扩张的隐患显现。2018年亨通光电业绩增长哑然失速,其从2016年开始产生的大笔不合理的应收账款的问题被揪出。


至今为止,网络上崔根良的歌颂声不绝于耳。打破国外技术垄断、拥有家国情怀的时代楷模,中国梦的实践者等荣誉加身之外,崔根良也多年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曾提交过提高窃取个人信息违法成本,以及建造制造业创造中心等


亨通集团债务比上市公司更严重


由于应收款项增多,资金链紧张,亨通光电利用定增以及发行可转债缓解压力,而这也导致了亨通光电的高额负债。


2018年前三季度,亨通光电短期借款较年初增加近37亿元,截至2018年9月末,亨通光电短期金融负债高达101.8亿元,而临时性流动资产仅约50余亿元,营运资本筹资政策非常激进。


虽然2018年第三季度营收同比增幅最大,但净利润同比增幅却最小,亨通光电第三季度营收同比增幅为16.1%,远高于可比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增幅却仅2.3%,为行业中最低。巨大反差,也主要是负债导致的财务费用所累,高负债已经开始大大影响公司的盈利能力。


事实上,亨通集团的债务压力比上市公司更大。


亨通集团的主体是上市公司亨通光电,除了上市公司的光纤光缆、智能电力传输、光系统集成等业务板块外,还有其他非上市主体的房地产业务、热电、担保、小贷等多元化业务。


中诚信国际在其亨通集团的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受益于下游需求旺盛,2015-2017年公司总营业收入分别为158.77亿元,254.28亿元和349.45亿元,呈现逐年上升的态势;同期净利润分别为4.96亿元、14.84亿元、22.79亿元,逐年增长且对投资收益进一步降低,经营性业务利润是公司的主要利润来源。


但是,近年来伴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张,母公司总债务不断的扩大,亨通集团总资产560亿元,资产负债率69.5%,调整后的净负债率高达114.9%,均高于上市公司。亨通集团负债融资比亨通光电更激进,有蔓延风险。


截至2018年9月末,亨通集团的短期金融负债高达186.7亿元,而临时性流动资产仅约60余亿元。而若扣除上市公司板块的短期金融负债后,亨通集团的短期金融负债为86亿元,临时流动性资产近10亿元左右,短期偿债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为了缓解债务压力,亨通集团在背负百亿债务的背景下,2018年仍发行了14期超段融资。2019年3月,亨通集团发布了2019年第一期超短期融资融券,募集资金5亿元,主要拟全部用于偿还集团到期债务。


而由于亨通集团的融资资金以往来款形式基本用于下属非上市公司板块,资产流动性比较差。


也就是说,亨通集团的债务延续几乎是靠继续举债得以苟活,亨通集团不仅需要借钱来还债,还要借钱来维持集团的营运。而作为亨通集团最核心的,也是盈利能力最强的上市公司亨通光电,同样背负着高额负债。


不仅如此,亨通光电还存在着将近60亿元的应收账款以及30亿元的预付款,在急需资金的背景下,亨通光电却依然缓用募资,将资金以预付款的形式流入凯乐科技。此凯乐科技曾与宝源胜知合资筹建设立上海贝致恒投资管理中心 ,有限合伙人宝源胜知原股东已经被亨通光电的实控人替代了。


而上市公司的高额应收账款客户名单里的共青城亨通投资管理合伙人(有限合伙),是上海汇至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的大股东,穿透最后背后实控人为崔巍(系亨通光电实控人崔根良之子),举债的资金流向不甚合理。


而亨通集团在在临时性流动资产本来就非常弱的情况下,还偏向于举短债,可能是想降低财务费用。但这也意味着,亨通集团的债务延续完全靠继续负债,如果突然一个导火索导致融资出现障碍,则可能是致命性的影响,因为抗风险能力太弱了,不排除向上市公司蔓延的可能。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