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第三方支付之殇

白泽辉12613107/16 17:07

近日,第三方支付公司遭遇央行密度处罚,环迅支付更是收到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大的一笔罚单。罚单之下,第三方支付公司也有不少苦衷。虽然移动支付发展迅速,但绝大部分市场由巨头占据,缺乏应用场景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空有牌照,却没有多少交易量。竞争压力下,有些第三方支付公司选择剑走偏锋。

标签: 支付宝 金融监管 互联网金融

7月12日,央行上海分行发布行政处罚信息,环迅支付(讯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品牌名为环迅支付,以下统称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合计罚没5939.41万元。近6000万元,也是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大的一笔罚单。


与此同时,央行深圳中心支行也于7月12日公布了一则罚单,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处以罚款人民币9万元,并被责令在一个月内改正。


2019年以来,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监管愈发严厉,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上半年,央行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54张,累计罚没总额约为4518万元。其中包含苏宁支付、网银在线等较为知名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于此同时今年上半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罚单呈现“数量多、金额大,同一家机构反复被处罚”的特点格外明显。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第三方支付交易数量呈现出井喷式发展,相关牌照也曾被炒得火热。不过,繁荣之下也存在诸多弊端。由于交易场景问题,绝大部分交易都由微信支付和支付宝这些巨头完成。生存压力之下,很多没有背景却赶上支付潮流的小型第三方支付平台剑走偏锋,进入一些创新型支付领域,比如网贷、区块链交易甚至非法的地下钱庄洗钱。


一边是强强恒强的马太效应,一边是监管重压,或许很多第三方支付公司得重新思考一下未来。互联网是快速进化的,随着AI、5G等技术的不断进步,全新的互联网环境下或许酝酿着全新的机会。


 


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大罚单


7月12日,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收到巨额罚单。该罚单给没收违法所得968万元,并处罚款4970万元,合计罚没金额近6000万元,于此同时这也是我国第三方支付行业史上最大一笔罚单。


环迅支付成立于2010年,是2011年我国首批获得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之一,根据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行业专题研究2018》行业专题分析报告,2018年第1季度,第三方支付行业内的领先企业环迅支付位列互联网支付市场交易份额第7名,在雷打不动的前三甲共占据超一半的份额的情况之下,环迅支付以3.91%的市场份额继续稳居独立第三方支付企业4强阵营,领跑第三方支付行业B端市场。



截图来源:天眼查


 


通过查询天眼查,环迅支付大股东为上海环迅支付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持股67.51%。其余股东为北海石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驰艺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此同时环迅支付旗下投资了网联清算有限公司8.6%股权及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100%股权。


再往内穿透,其最终受益人为栾毓敏,持股比例达36.64%。公开资料显示,其毕业于南京理工大学,曾在AMD任职人力资源主管,自2001年加入环球实业科技控股有限公司以来,她先后担任人力资源、业务执行、公司管理等职位,目前环迅支付总经理,旗下拥有36家公司,涉及商业保理、电子商务、智能科技、投资等业务。



截图来源:天眼查


 


堵住资金外逃“接口”


在此之前,环迅支付也多次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重罚。2018年8月,环迅支付因违反《反洗钱法》等相关规定,被央行上海总部罚款170万。除此之外,早在2016年10月环迅支付就因洗钱事项被处罚,环迅支付福州分公司未按照《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履行反洗钱义务,被处22万元罚款。


不管是比特币、博彩还是其他手段,想要达到交易的目的,重要一步便是“兑换”。以比特币交易为例,首先要通过支付接口把法定货币兑换成比特币,再于境外兑换成美元等境外法定货币。一般来说,大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都不会给比特币、博彩等交易提供交易渠道。


近些年因给非法平台提供结算服务的支付机构违反“反洗钱”或者对主体审核不严格、滥用支付接口等,屡遭央行处罚。然而为什么第三方支付为炒币、博彩提供支付通道的行为屡禁不止。有支付机构是因为接入的商户太多,监测手段跟不上,所以会出现一些违规问题,但不可排除有些支付机构主动对接违法平台是为获利。


 


第三方支付众生相


确实支付行业经历了高速发展,就移动支付而言,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277.4万亿元,较2017年增长136.7%,2019年第一季度交易规模达83.9万亿元。2018年移动支付用户规模较2017年增长17.2%,达到6.59亿人,预计2019年移动支付用户规模将突破7亿人,增至7.33亿人。


这么庞大的基础用户数据及高达超130%的增速,在错综复杂的交易环境下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弊病也逐渐浮出水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近几年来,除环迅支付以外,国付宝、银盛支付、智付公司等都曾被央行处罚。国付宝因给身份不明的客户提供服务、银盛支付因为境外非法贵金属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网络支付业务服务、智付公司为境外多家非法黄金、炒外汇类互联网交易平台提供支付服务等等问题层出不穷。


据中国支付网数据,在2019年上半年,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罚单54张,而去年上半年,国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收到34张罚单。可以看到,从罚单总数量上,今年上半年已经比去年全年多出了20张。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表示“今年的罚单明显比去年密集,个别省份的支付机构全部被罚,无一幸免,如上海等。这其中除了政策趋紧之外,监管科技也在日趋成熟。”


除可能涉嫌洗钱以外,其他问题也是值得关注,如客户身份识别不到位、客户备付金管理、断直连等等。其实早年各大卫视台就有不少新闻节目曝光境外的网络外汇、外盘、港盘在国内通过第三方支付或中国银联进行本地化支付方式,出现了大量投资者的投诉。也有专家表示,这种所谓的网络外汇交易在国内本身就没有被批复,同时资金未能出境,而投资者所操作的可能是对赌交易,交易的单子并未报单到境外进行真实交易,所以此类网络外汇交易在国内没有批复属于涉嫌违法违规交易,或根本就是纯对赌虚拟交易,涉嫌诈骗行为。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6月份就表示,下一步将规范发展和质量建设将为支付监管的重要抓手。而早在今年3月全国两会上,范一飞也曾表示针对第三方支付机构严监管会常态化,央行将加强了金融科技发展规划与监管体系建设,引导科技在金融领域合理运用,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金融风险的能力。


 


强者越强?


国内市场上早在1998年就有了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当年12月由 Peter Thiel 及 Max Levchin 建立了贝宝支付平台。6年之后,我国本土的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宝”被创立。随后腾讯公司在2005年9月正式推出在线支付平台财付通,2014年3月推出微信支付。如果从牌照方面算的话,其实我国是从2011年4月底签发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这些年央行总计发出了超过270张牌照。


7月12日,第三方机构艾瑞发布了2019年Q1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市场份额报告,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55.4万亿元,同比增长24.7%,支付宝依旧占据了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最大份额,其市场份额高达53.8%,第2名财付通(含微信支付)为39.9%。整体来看,支付宝和财付通已经占据了中国移动支付市场93.7%的份额。


 



数据来源:艾瑞


从整体市场规模看,2019年Q1我国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55.4万亿元,同比增速为24.7%。而在此期间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同比增速已有所放缓。艾瑞分析师认为,伴随着用户移动支付习惯的建立以及移动支付场景覆盖率的不断提高,我国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已经结束了快速增长期,进入到了稳步增长阶段。


于此同时相关分析师也表示,当前,移动支付已经进入下半场,流量红利已经见顶,未来比拼的是“生态”效应,也就是“支付带来的叠加价值”。


正如上文所述,中国移动支付领域两大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市场份额合计高达93.7%,剩下不到7%的市场份额将由其余200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共享。支付宝和微信财付通占据着行业的大部分体量,第三方支付领域寡头竞争格局基本形成。而随着备付金全额缴存的要求出台,中小支付机构将愈感压力,从市场信息来看,这两年支付机构不再进行大规模扩张,很多机构甚至已经处于萎缩状态,或许在一两年内有些中小支付机构转让出局的情况亦会发生。


 


未来怎么走?


追溯第三方支付历史,早在20世纪90年代,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崛起,美国开始进入了一个互联网的技术与金融系统融合发展的阶段,第三方支付快速成长,作为全球电子商务最发达的地区,在美国诞生了eBay、 Amazon等全球知名的线上交易平台,于此同时相应的诞生了Paypal、AmazonPay等第三方支付机构。



资料来源:根据公开信息收集


欧盟强调机构监管,通过电子货币强化监管,规定第三方支付公司必须取得银行执照或电子货币公司执照,基于这种定位,从法律角度来看,欧盟出台了《电子货币指引》、《电子货币机构指引》等相关法律,要求非银行的电子支付服务商必须取得相应的营业执照,在中央银行存有足额资金,并将电子货币的发行权限定在传统的信用机构和受监管的新型电子货币机构。从资金角度而言,欧盟规定欧央行为监管主体,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妥善保管备付金,与自有资金严格隔离,单独存放在银行账户。


对于第三方支付,我国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却远超欧美等国家,目前我国的第三方支付监管由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负债,而对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国外拥有较为成熟的监管经验,我们应该去借鉴,例如完善第三方监管立法、建立全流程监管体系、由机构监管模式转向功能监管模式等等。


“未来的发展应该更重视质量、效益、效率,而不是继续铺摊子。”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说:“很多数字已经相当饱和了,比如每人有7张卡,ATM机、POS机拥有量在世界上都是平均线以上,很多指标是第一位的,供给基本是充足的,而我们更多是要做精做细。”


于此同时从2011年4月签发的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算起,央行总计发出了超过270张支付牌照,随着央行不断加强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也表明了一段时期内原则上不再批设新机构,或许还可能出现注销牌照。


除此之外温信祥也表示:“5G时代网络支付会更加优化,支付场景会更加智能,我们对支付的监管也会更加敏捷,对消费者的保护会更全面。”


本文系环球老虎财经根据公开资料整理所得,转载请联系tiger@laohucaij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