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维码
环球老虎财经

商务合作 请您联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huky@laohucaijing.com

满足以下条件,获得更高通过率:

1、贵公司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贵公司正在进行并购重组或战略调整 3、贵公司正在发生重大融资 4、贵公司的产品具有行业性的重大意义 联系电话: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举报或投诉可联系:
tousu@laohucaijing.com

竟然“入主”康盛股份,低调的“中植系”大搞阳光化资本运作?

随着一笔司法拍卖的落锤,解直锟带领着他的“中植系”又下一城。令人惊奇的是,此次解直锟选择直接控制上市公司,而非通过“二股东”谋求董事会席位,再以短期治理改善财务投资空间的方式运作。也许当“中植系”高调的出现在《中国机长》的鸣谢名单里的时候,便意味着低调的“中植系”要开始阳光化资本运作了。

标签: 中植系 解直锟 康盛股份

11月20日,康盛股份宣布,其二股东浙江润成所持有4400万股股票在司法拍卖中被重庆拓洋竞得。


拍卖完成后,重庆拓洋与康盛股份第四大股东常州星河资本,合计占公司总股本27.63%。而常州星河资本与重庆拓洋为一致行动人关系,两者的实际控制人为“中植系”的解直锟。因而,解直锟将取代陈汉康,成为康盛股份的实际控制人。


资本市场上,“中植系”一般主要通过参与定增和二级市场收购参股上市公司,并通过娴熟的资本运作手法,整合上市公司,通过适时的股权转让等方式,获取巨额投资收益。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一直被称为“千年二股东”的“中植系”竟然会拿下康盛股份的控制权。从二股东走向大股东,着实让市场诧异。


从二股东到大股东


对于康盛股份的布局,“中植系”也是采用其一贯的手法。


2010年6月,主营为家电制冷配件的康盛股份上市。上市三年后,随着家电补贴政策退出,家电行业迎来寒冬。2014年,康盛股份迎来上市以来的首亏,归属净利润亏损2710万元。


为了扭转局势,康盛股份选择足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业务。


2015年4月,康盛股份花费4.8亿元一起收购了“成都联腾”、“荆州新动力”、“合肥卡诺”公司,同时从浙江润成、中海晟泰(中植系控制)手中,托管中植汽车日常经营决策和业务运作。而中植系就在这个时候以参与定增方式进驻康盛股份,旗下重庆拓洋、星河资本位列第三、四大股东,合计持有康盛股份23.76%股份,而当时实际控制人陈汉康及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28.61%股份,二者持股存在5%的差距,股权与股东关系的把握精妙如斯。


布局入股后,康盛股份便开始进行资本运作。


2015年11月,康盛股份耗资6.75亿元收购了富嘉租赁75%股权。富嘉租赁的实际控制人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2017年,康盛股份试图收购烟台舒驰95.42%的股权、中植一客100%的股权,但未能成功,而这两个标的都有“中植系”的影子。


2018年6月,康盛股份启动收购中植一客100%的股权,作价6亿元。2018年9月,康盛股份向和汇租赁出售富嘉融资租赁35%的股权,交易作价为5.18亿元。据悉,出售的富嘉融资租赁此前业绩表现良好。2015年至2017年,富嘉融资租赁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320.51万元、1.06亿元及1.86亿元。


一顿操作猛如虎,康盛股份的业绩没增,净资产反而在减少。2018年财报显示,康盛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9.18亿元,同比下降40.99%,实现归母净利润-12.27亿元,同期公司净资产同比减少59.47%,为11.45亿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继续亏损,而净资产为1.05亿元,继续减少。


资本操作风格转变?


“中植系”对康盛股份的布局,资本市场或许习以为常。令人惊奇的还是其竟选择入主康盛股份,市场猜测中植系的“二股东”模式进行了升级或转变。


此次入主康盛股份,康盛股份发布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除康盛股份外,解直锟持有或控制其他上市公司5%以上多达21家,具体包括*ST宇顺、美吉姆、ST准油、美尔雅等。这向资本市场揭露了解直锟麾下的“中植系”是如何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在资本市场上,“中植系”一贯以低调著称,其资本运作的特点是分散隐蔽,各主体间无关联关系,上下股权结构与解直锟完全割断。这样的好处是能够规避信息披露义务,绕开监管规则限制。以至于在表面上,解直锟并未实际控制任何上市公司,但暗中通过多个资本平台、几重复杂股权关系深度介入上市公司并进行操控。


上海证券报有篇文章分析称,中植系大量使用“原始资产+中融信托+上市公司”的金字塔式运作模式,在这一模式中,中植系实际控制的中融信托是起点、亦是枢纽,也是解直锟的主要资金来源之一。此外,经由中融信托链条,“中植系”旗下各金融平台之间紧密合作、互相“输血”。


资料显示,中植系旗下主要的资本运作平台包括中植资本、嘉诚资本、中新融创、西部建元、盟科投资、西北矿业等多家公司。


通过旗下子公司定增入股是其进入上市公司的一个惯用手法。如TCL集团在2010年的定增,中植系的西部建元、盟科投资均参与认购。而多年以来,中植系通过旗下子公司以定增方式参股过的上市公司有TCL集团、上海电气、江西长运、吉恩镍业、福田汽车和三安光电等数十家。


而其获利的方式之一是通过将自有资产转手上市公司以实现证券化。如在2015年,ST中南收购大唐辉煌,而“中植系”旗下公司早已潜伏在大唐辉煌。交易完成后,大唐辉煌就实现了资产证券化。类似的手法还运用在宝德股份上、法尔胜、大名城,达华智能等。另一种是通过旗下股权平台,直接参与上市公司增发并高比例认购,随后与上市公司一同设立产业并购基金。


不过从二股东到大股东的迈步,中植系却不是第一次了。2015年中植系就曾入主*ST宇顺,之后又控股了美吉姆。


根据披露,目前解直锟参控上市公司中,达到控股的就有7家,分别为康盛股份、*ST宇顺、美吉姆、ST准油、美尔雅、中植资本国际、ST中南。


解直锟未来会在资本界如何长袖善舞吗,暂时无从得知。不过在康盛股份披露的详式权益报告书中,拓洋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调整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同时,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对上市公司或其子公司进行资产、业务处置,或购买、置换资产。


另一种猜测?


江湖上关于中植系的传言,有一种是“兄弟提携”。公开资料显示,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历任黑龙江省委办公厅、政策研究室处长、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执行董事、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


不过2015年5月28日,汇金巨量减持使大盘暴跌,解值春3天后丢了乌纱帽,可解直锟的“中植系”还在。而这或与解直锟的低调与审时度势离不开关系。


随着去杠杆和强监管时代到来,无论是“中植系”还是其它资本系,都难以野蛮生长且有些逐渐没落。2018年解直锟交出近万亿的“钱袋子”中融信托,由央企收购控股。而中融信托是其金融帝国的核心枢纽。


而多年以来,解直锟的身份常被人提及的是原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值春的弟弟,著名歌星毛阿敏的丈夫。以及其控制庞大帝国的方式也是通过亲友们台前持股。种种的手段显示着解直锟其人喜欢幕后操控以及不喜欢“风光”的性格。


不过,2019年以来,解直锟的中植系列却一反常态。


今年国庆将上映三部献礼电影,据说《中国机长》“中植系”第一次以中植企业集团的名义对电影进行公开投资,而《攀登者》的投资方高晟财富是“中植系”旗下四大财富管理公司之一。


此外,中植集团老板娘毛阿敏还亲自出马献唱《中国机长》主题曲,并与剧组一起跑宣传。据悉,自与解直锟结婚以来,毛阿敏也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保持低调。


但高调投资主旋律电影,不遗余力做推广宣传,“中植系”可是为了国庆献礼使出了大手笔。


如需转载请与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联系。未经上海鸣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80316510